RSS

【熊貓仔】碌地沙 (八)


筆者:熊貓仔

故事簡介:這裡沒有懸案、鬥智的情節,還請你別把期望放得太高。不談科幻、歷奇,只是些發生在你周遭的細碎片段。或許我們都曾感受過莫名的熟悉和陌生感-在必經之路發掘出新奇,或在不曾踏進的店內想起許多許多從前。這故事就是為了這樣子存在的,轉告你那幾件藏匿在街角的趣怪傳聞,和你朋友的朋友可能做過的傻事。這種沒甚麼大不了的故事,總值得存放在腦內一小隅,有需要時嚼兩口來解悶。所以在忘記之前,要記錄下來,以一種碌地沙般悠然的方式記錄。

碌地沙 (八)



向過海巴士叔叔揮手道別,車身徐徐掃過目前,石牆建築隨之露出。次郎、菠蘿、梅子三人接連打了好幾個呵欠。「巴士真係好好瞓。」剛剛獨霸雙人座的菠蘿如此說道,次郎和梅子仍帶睡意地點頭稱是。滴滴滴滴,綠燈了,他們向石牆前進。

 初冬的天氣未涼,日光卻很準時,六點已經先回家去,不知天之所以尚未入黑,是落日走得不遠,抑或是光污染。「廟 古 王 侯」漆上金色的四字,時間使它丟了不少光澤。牆內的紅綠建築,在此時亦見陰森。三人在牆前緊盯著金字,該上去看看嗎?嗯……唔知仲有無得入去睇下呢?」次郎提出,實則菠蘿、梅子同樣有這樣的疑問,只是恐懼與好奇的掙扎未有結果。三人揉成一團,沿右方的樓梯拾級而上,在閘前被擱下來。「點解我地好似去邊都去唔成咁嘅?」嘟著嘴的梅子,微帶抱怨。菠蘿暗喜不用夜裡進廟,但在下樓梯時,從圍牆的窗瞥看廟的側顏,不禁打了個寒顫。

 「侯王係咩朝代嘅皇帝嚟㗎?」在離開古廟後,梅子仍在想它的事。

 他們沿著聯合道行,看見衙前圍道的路牌就轉進它的地盤。「九龍城嘅街名好似古裝片啊!」「嗯!完全唔係外國人名。」梅子十分贊同菠蘿仔細的發現。他們想起港島的街道,常是音譯的外國人稱。這裡的街名正相反,像件古老軼事,而音譯作英文是道不出半點味道的,軼事就因而添了幾分神秘。「衙前圍道…係咪即係衙門前面啊?」「呢條路咁長,有無咁大間衙門啊?」次郎和菠蘿試圖揭露街道牌背後的秘史「福佬村道?福佬咁勁有條村。」「依家仲有條街喺度。」以衙前圍道作主幹,長出不同的分支,三人不覺倦怠一路走,有時拐進另一條街繞一大圈。

 「依度夜晚都好熱鬧!」每家店鋪都擁著數批顧客在門外等候。霓虹燈絲毫不在乎刺眼與否,任性地亮著。而對於三人更大的刺激,想必是烹飪的香氣,東南亞的香料、麵攤的鹵汁,濃縮成一轉角的光景。「餓了。」梅子說。他們嚼著異域的味道,像是這般才是融入這裡的正確方式。還真夠古怪,這裡本應是最不受外來影響。

 在尋找回程巴士的路上,梅子還未滿足「好似好多野都未睇……我地連寨城公園都無行啊。」次郎說總有機會的「呢度咁生猛,唔會無端端走咗嘅!遲啲再嚟過啦。」三人猜想九龍城在往昔的模樣,會是怎樣的混雜。等待巴士的時間在談話間並不難熬,次郎深信餐廳前等候的人也深明這個道理。「大人係咪真係唔使瞓?」菠蘿在巴士上問。回程的巴士足以讓三人都坐上雙人座,終於不用為窗口位、雙人座猜拳。

 梅子歸家後,上網搜尋侯王的身份。
「另一說法認爲侯王是一位曾爲宋帝昺治癒失眠症的楊姓村民。」

「咁熱鬧點瞓啊?」梅子笑了許久。

筆者過往文章: 
【熊貓仔】碌地沙 (一) (2017.04.09)
http://www.onfire.hk/2017/04/blog-post_9.html
【熊貓仔】碌地沙 (二) (2017.05.09)
http://www.onfire.hk/2017/05/blog-post_9.html
【熊貓仔】碌地沙 (三) (2017.06.08)
http://www.onfire.hk/2017/06/blog-post.html
【熊貓仔】碌地沙 (四) (2017.07.17)
http://www.onfire.hk/2017/07/blog-post_19.html
【熊貓仔】碌地沙 (五) (2017.08.31)
http://www.onfire.hk/2017/08/blog-post_31.html
【熊貓仔】碌地沙 (六) (2017.09.26)
http://www.onfire.hk/2017/09/blog-post_26.html
【熊貓仔】碌地沙 (七) (2017.10.21)
http://www.onfire.hk/2017/10/blog-post.html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