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熊貓仔】碌地沙 (七)


筆者:熊貓仔

故事簡介:這裡沒有懸案、鬥智的情節,還請你別把期望放得太高。不談科幻、歷奇,只是些發生在你周遭的細碎片段。或許我們都曾感受過莫名的熟悉和陌生感-在必經之路發掘出新奇,或在不曾踏進的店內想起許多許多從前。這故事就是為了這樣子存在的,轉告你那幾件藏匿在街角的趣怪傳聞,和你朋友的朋友可能做過的傻事。這種沒甚麼大不了的故事,總值得存放在腦內一小隅,有需要時嚼兩口來解悶。所以在忘記之前,要記錄下來,以一種碌地沙般悠然的方式記錄。

碌地沙 (七)



「唔知我地可唔可以走入馬場呢?」菠蘿拉着梅子的衣袖問道。「有冇得睇跑馬呢?」「有冇啊——有冇啊?」次郎在他倆後面的電車座位插上一句。跑馬地電車站應該是個頑皮的小孩子,梅子暗忖。每當其他路線安份地自西至東或自東至西行走,它卻轉到了一個胡同去。秋分過了,他們知道日與夜開始逆行於,正如他們要走的路。

偌大的馬場草地不見像亂馬1/2的傻瓜,倒有一大群小學生在踢足球。「哎呀——落左車就睇唔真入面啲人玩緊咩喇。」菠蘿跺腳。梅子望向養和醫院的方向,想了個鬼主意。「不如……不如我地去冒險囉……」梅子睜大眼睛說。「冒險……」「好啊!去邊啊?」菠蘿和次郎異口同聲問。次郎朝梅子的眼神指去,卻被梅子一手拍下,「唔好亂指啊,次郎!」分明還是亮着的天空竟帶有一絲緊張的氣氛。

沿黃泥涌道向前走是連綿的踏實的磚牆,被馬場夾着的馬路頓時變得詼諧,因為路上沒有半匹馬甚至不及沙田標誌性的氣息。菠蘿知道冒險並不可能淡然得像此時天上的雲。「你地睇——」梅子喊得菠蘿和梅子都快站不住。「佢呢度寫巴士國喎,咩嚟㗎?」次郎望望周圍只見如花園般的佈置,但多少有點令人發寒的感覺。「應該係墓園嚟……」梅子竭力遏止自己的恐懼,本來只想到前面熟悉的墳場門口看看,不料竟把自己嚇到。菠蘿反而最鎮定,「巴士國好得意啊,你估係一百年前香港啲人全部揸巴士,定巴士國係一個消失左嘅地方?」似乎在這番對話之中緩和了三人的思緒。

「向前面行囉,我記得前面有副對聯,係咩『今夕吾軀歸故土』。」菠蘿搶先答道:「心有靈犀一點通」,他們一直討論靈犀是什麼樣子的犀牛,就發現墳場已在他們左邊。梅子拖着菠蘿拖着次郎,三人沒法再強作輕鬆,成一直線的低下頭向前走。「係『他朝君體也相同』啊。」梅子說。次郎一邊抖動一邊握緊菠蘿問:「咁樣寫到底有咩意思,係想叫我地唔好驚抑或嚇我地?」三個嘗試想起早前的犀牛但卻並不成功。「係馬路啊!」這時馬路塞滿車輛,他們方知已經走過去了,包括那沒車沒馬的馬場馬路。

筆者過往文章: 
【熊貓仔】碌地沙 (一) (2017.04.09)
http://www.onfire.hk/2017/04/blog-post_9.html
【熊貓仔】碌地沙 (二) (2017.05.09)
http://www.onfire.hk/2017/05/blog-post_9.html
【熊貓仔】碌地沙 (三) (2017.06.08)
http://www.onfire.hk/2017/06/blog-post.html
【熊貓仔】碌地沙 (四) (2017.07.17)
http://www.onfire.hk/2017/07/blog-post_19.html
【熊貓仔】碌地沙 (五) (2017.08.31)
http://www.onfire.hk/2017/08/blog-post_31.html
【熊貓仔】碌地沙 (六) (2017.09.26)
http://www.onfire.hk/2017/09/blog-post_26.html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