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熊貓仔】碌地沙 (六)


筆者:熊貓仔

故事簡介:這裡沒有懸案、鬥智的情節,還請你別把期望放得太高。不談科幻、歷奇,只是些發生在你周遭的細碎片段。或許我們都曾感受過莫名的熟悉和陌生感-在必經之路發掘出新奇,或在不曾踏進的店內想起許多許多從前。這故事就是為了這樣子存在的,轉告你那幾件藏匿在街角的趣怪傳聞,和你朋友的朋友可能做過的傻事。這種沒甚麼大不了的故事,總值得存放在腦內一小隅,有需要時嚼兩口來解悶。所以在忘記之前,要記錄下來,以一種碌地沙般悠然的方式記錄。

碌地沙 (六)


「我眯埋眼都背得出啊!」菠蘿在展示自己的拿手好戲–背地鐵站名「…旺角、油麻地。」一面得意,梅子歪著頭看他問「黃埔同何文田呢?」噢…觀塘線挑戰失敗。地鐵路線圖中點與點的距離難以估算,從點串連不同顏色的軌道。燈明燈滅後就走出了山,和海。「哎啊,點解會無端端彈兩個站出嚟㗎…」菠蘿嘟著嘴在一邊碎碎念個不停,卻有忘了這些地方本來就是「無中生有」。「下一站 油麻地...」油麻地早已放下終點站的身段。

從地鐵站探出頭來。「行去邊啊我地?」眼前沒有人會為菠蘿的疑問停下,這就是彌敦道,總是在匆忙當中。次郎瞥過手錶,不疾不徐應道「講咗你又唔識路,跟住梅子就得㗎啦。」另外重提母親的提醒「只要在晚飯前翻去就得啦!」梅子在旁微笑聽着沒答話。
 
背着彌敦道走進內街。「內街永遠比大街好玩得多。」菠蘿看似十分滿意梅子帶的路。廟街的攤檔尚未醒來,柏油路上各據地盤,像密謀着甚麼盛宴。只見他們來回走動,太早,實在難看出眉目。三人也沒久留,畢竟也沒有逗留的必要。

梅子指向前方的休憩公園「呢度就係榕樹頭啦!」次郎暗自竊喜:終於有陰涼處了。耐不住炎熱的當然不止次郎,公園內的老街坊上半身不是背心就是裸着的。在廟前扇着風,談着馬或今天菜價,一開口就待口乾才歇。榕樹葉多且密,幾棵樹拼湊拼湊,自成一片天。「呢度好古怪啊⋯⋯」菠蘿環視後吐出這麼一句話「唔係嘈,但係四周圍都有聲咁。」離彌敦道不過一街之隔,似乎榕樹擋下不少人車雜聲,困在公園裡頭的都是人們話語的細碎。次郎說他很喜歡這裡,嚷着要坐多一會。

在這段休息時間,梅子說起油麻地名字的由來,和往昔的容貌。「…係個曬麻纜嘅地方!」菠蘿總愛聽這些小故事。說完就再次起行了。他們把握時間,去那已翻新的油麻地戲院、紅磚屋、果欄。最後他們似繞了個大圈,又走回榕樹頭。「呢度真係好古怪啊!」菠蘿盯着蓄勢待發的攤檔,掛着「面相掌相」橫額。又或是半蓋着黑布,店主把玩着塔羅牌一邊招手。「如果都係真嘅,咁咪好似開武林大會?」次郎不覺古怪,只覺逗趣。菠蘿隱約見到「三世書」的字眼「翻屋企囉!夜啦。」當油麻地熱鬧起來時,也差不多夜晚了。「呢個地方,好似永遠慢人一步。」梅子笑言「戲院翻新完係播粵劇,條街仲咁多占卜舖。」

次郎在回程問梅子曬麻纜該怎樣曬。菠蘿自覺是吊起來曬,然後想起榕樹頭的樹根是怎樣垂墜,想起三世書。此處一定很念舊,他暗忖。

筆者過往文章: 
【熊貓仔】碌地沙 (一) (2017.04.09)
http://www.onfire.hk/2017/04/blog-post_9.html
【熊貓仔】碌地沙 (二) (2017.05.09)
http://www.onfire.hk/2017/05/blog-post_9.html
【熊貓仔】碌地沙 (三) (2017.06.08)
http://www.onfire.hk/2017/06/blog-post.html
【熊貓仔】碌地沙 (四) (2017.07.17)
http://www.onfire.hk/2017/07/blog-post_19.html
【熊貓仔】碌地沙 (五) (2017.08.31)
http://www.onfire.hk/2017/08/blog-post_31.html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