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一團火。同行】談政說策

作者:阿延

新學年剛開始,不少新生進入大學校園開展新生活,亦有部份DSE畢業生投入社會或重讀中六,而筆者則有不少朋友選擇了自資院校就讀學士或副學士課程。有趣的是,他們當中有不少人是因為一項新政策--每年3萬元學券資助而有此決定。

自從政府宣佈向修讀香港自資院校開辦的全日制自資學士學位或銜接學位課程並考獲DSE核心科3322成績學生,每年派發3萬元資助(約每年12億開支),此措施便受到不少自資院校歡迎,紛紛表示措施可減輕學生的經濟負擔、推動自資專上教育發展云云。然而,「3萬元學券」背後蘊藏著不少問題,學生亦未能真正受惠。筆者將會從3個方面剖析政策背後蘊藏的魔鬼細節 :

1. 大專教育再市場化 漠視學生真正需要
政府提出的政策理據指現時資助學位課程的供應不足以應付符合“3322”最低入學門檻的學生需求,而供副學位課程畢業生升讀教資會資助的高年級銜接課程亦不足夠,政府有必要向這類被拒諸門外的學生提供更好的支援。這措施表面上的確能減輕自資學士院校學生的負擔,但說穿了就是政府為了慳錢而不願增加資助學士學位及高年級銜接學位,繼續將發展大專教育的責任外判予市場。

實際上,政府在過去十多年大力推動大專教育普及化的同時,提供的資助學位只有輕微增長,升學階梯亦欠缺長遠規劃,導致不少考獲3322 的DSE畢業生在苦無出路下,只能無奈地報讀學費高昂的自資副學位及學士課程,而背負巨額學債。以2016年為例,即使文憑試考生人數為歷年新低,只有約68,000名考生,而24,000多名至少考獲最低入讀學士學位門檻考生當中,仍有逾萬人無緣奪得資助學士學位,轉而入讀自資課程。

大多數已發展國家視大專教育為重要的社會投資及公共責任,例如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成員國(OECD)平均投放於教育的公共開支佔其GDP的約6%,遠高於香港的3.3% (2016-17年)。它們一般會提供足夠的資助學位予成績合資格的學生入讀,及發展出多元化的專上教育課程。根據學聯分析所得的資料,近年台灣和南韓資助學士課程入學率分別達到 94.4%及70%,而歐美國家亦超過5成,相反香港只維持在約18%。因此,「3萬元學券」背後是政府意圖透過學券的形式,將大專教育市場化,以減輕政府長遠增加資助學額及開支的壓力。

2. 政策不公 厚此薄彼 汰強留弱
更嚴重的問題是,政府提供的3萬元學券並非採用「錢跟人走」的模式,不但限制了學生自由選擇不同課程,更讓一些收生不足、本應被市場淘汰的自資院校得以苟延殘存,部份院校例如明德學院、香港能仁專上學院、珠海學院等,由於其課程質素得不到多數學生及僱主的認可,2016年收生達標率皆低於10%。另一方面,這類自資院校的學士畢業生的每月工資一般為$13000,與普遍副學位畢業生的工資相約,更遠低於8大院校學士學位畢業生(平均每月為$19000)。

由於3萬元學券不包括資助3322學士修讀副學位課程,最終很可能會「利誘」某些原先計劃報讀8大院校副學士再升學的學生,轉為報讀自資學院學士課程,成為了被逃汰自資院校的救命符。而對於為何不資助DSE考獲3322的畢業生修讀副學位課程,政府回應指副學位課程的定位有待檢討,但事實是所謂的定位及質素問題存在自資院校各課程良莠不齊,相反,8大院校的副學位課程經過十多年發展後,質素大幅改善及越趨成熟。

由此可見,3萬元學券暗藏利益輸送予自資院校之嫌。

3. 公共資源須用得其所 貧窮學生欠支援
雖然政府聲稱提供資助的同時會監管該些院校的學費升幅,然而相關機制模糊不清,學費以外的各種收費仍然難以監管,學生最終能否完全獲益仍是未知之數,而貧窮學生或許仍要借貸以支付高昂收費。

要減輕基層學生的學費負擔,避免他們背負龐大學償,政府更應將資源直接投放於學生上,除增加資助學位外,可擴大「專上學生資助計劃」以支援更多獲認可的副學位及學位課程的學生、增加其生活費及助學金等,比起3萬元學券更能協助有需要的學生。

實施「3萬元學券」後,政府會否以此作擋箭牌作為拒絕增加各類資助學位,自資院校濫收學費的情況會否惡化,有多少學生會因資助而放棄就讀副學位課程,仍需觀察2-3年才有確實定論。筆者則希望此文章能協助大眾及學生認清新政策潛藏的問題,亦期望學生未來選讀相關課程時,能清楚課程的認受性、關注課程收費與銜接升學等因素。

——————
作者介紹:
筆者從事政策研究,喜歡發掘社會問題,透過政策倡議改善社會。但更喜歡走入社區,認識街坊,相互交流。
——————
很多基層小朋友渴望得到免費補習的機會,邀請你加入義補導師及同行者的行列,燃起更亮的一團火!你願意出一分力解決香港跨代貧窮問題嗎?
「一團火」義補計劃簡介會 - 網上報名:
http://goo.gl/LUzow8
「一團火」Facebook 群組︰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onfire.hk/
「一團火網誌」︰
www.onfire.hk

【熊貓仔】碌地沙 (六)


筆者:熊貓仔

故事簡介:這裡沒有懸案、鬥智的情節,還請你別把期望放得太高。不談科幻、歷奇,只是些發生在你周遭的細碎片段。或許我們都曾感受過莫名的熟悉和陌生感-在必經之路發掘出新奇,或在不曾踏進的店內想起許多許多從前。這故事就是為了這樣子存在的,轉告你那幾件藏匿在街角的趣怪傳聞,和你朋友的朋友可能做過的傻事。這種沒甚麼大不了的故事,總值得存放在腦內一小隅,有需要時嚼兩口來解悶。所以在忘記之前,要記錄下來,以一種碌地沙般悠然的方式記錄。

碌地沙 (六)


「我眯埋眼都背得出啊!」菠蘿在展示自己的拿手好戲–背地鐵站名「…旺角、油麻地。」一面得意,梅子歪著頭看他問「黃埔同何文田呢?」噢…觀塘線挑戰失敗。地鐵路線圖中點與點的距離難以估算,從點串連不同顏色的軌道。燈明燈滅後就走出了山,和海。「哎啊,點解會無端端彈兩個站出嚟㗎…」菠蘿嘟著嘴在一邊碎碎念個不停,卻有忘了這些地方本來就是「無中生有」。「下一站 油麻地...」油麻地早已放下終點站的身段。

從地鐵站探出頭來。「行去邊啊我地?」眼前沒有人會為菠蘿的疑問停下,這就是彌敦道,總是在匆忙當中。次郎瞥過手錶,不疾不徐應道「講咗你又唔識路,跟住梅子就得㗎啦。」另外重提母親的提醒「只要在晚飯前翻去就得啦!」梅子在旁微笑聽着沒答話。
 
背着彌敦道走進內街。「內街永遠比大街好玩得多。」菠蘿看似十分滿意梅子帶的路。廟街的攤檔尚未醒來,柏油路上各據地盤,像密謀着甚麼盛宴。只見他們來回走動,太早,實在難看出眉目。三人也沒久留,畢竟也沒有逗留的必要。

梅子指向前方的休憩公園「呢度就係榕樹頭啦!」次郎暗自竊喜:終於有陰涼處了。耐不住炎熱的當然不止次郎,公園內的老街坊上半身不是背心就是裸着的。在廟前扇着風,談着馬或今天菜價,一開口就待口乾才歇。榕樹葉多且密,幾棵樹拼湊拼湊,自成一片天。「呢度好古怪啊⋯⋯」菠蘿環視後吐出這麼一句話「唔係嘈,但係四周圍都有聲咁。」離彌敦道不過一街之隔,似乎榕樹擋下不少人車雜聲,困在公園裡頭的都是人們話語的細碎。次郎說他很喜歡這裡,嚷着要坐多一會。

在這段休息時間,梅子說起油麻地名字的由來,和往昔的容貌。「…係個曬麻纜嘅地方!」菠蘿總愛聽這些小故事。說完就再次起行了。他們把握時間,去那已翻新的油麻地戲院、紅磚屋、果欄。最後他們似繞了個大圈,又走回榕樹頭。「呢度真係好古怪啊!」菠蘿盯着蓄勢待發的攤檔,掛着「面相掌相」橫額。又或是半蓋着黑布,店主把玩着塔羅牌一邊招手。「如果都係真嘅,咁咪好似開武林大會?」次郎不覺古怪,只覺逗趣。菠蘿隱約見到「三世書」的字眼「翻屋企囉!夜啦。」當油麻地熱鬧起來時,也差不多夜晚了。「呢個地方,好似永遠慢人一步。」梅子笑言「戲院翻新完係播粵劇,條街仲咁多占卜舖。」

次郎在回程問梅子曬麻纜該怎樣曬。菠蘿自覺是吊起來曬,然後想起榕樹頭的樹根是怎樣垂墜,想起三世書。此處一定很念舊,他暗忖。

筆者過往文章: 
【熊貓仔】碌地沙 (一) (2017.04.09)
http://www.onfire.hk/2017/04/blog-post_9.html
【熊貓仔】碌地沙 (二) (2017.05.09)
http://www.onfire.hk/2017/05/blog-post_9.html
【熊貓仔】碌地沙 (三) (2017.06.08)
http://www.onfire.hk/2017/06/blog-post.html
【熊貓仔】碌地沙 (四) (2017.07.17)
http://www.onfire.hk/2017/07/blog-post_19.html
【熊貓仔】碌地沙 (五) (2017.08.31)
http://www.onfire.hk/2017/08/blog-post_31.html

【一團火。廚櫃】自家製香蕉冰棒及夾心「 雪糕」

作者:劉嘉曦(Karen Lau) 美國註冊營養師。From Boston.


炎炎夏日,不少人會想吃點雪糕和冰棒。但是,一般的雪糕和冰棒的熱量、脂肪含量及添加糖份量高,並不易多吃。

想在夏天享受些冰冰涼涼的甜品,而又想吃得健康點,不如試試親手做以下兩款簡單的冰棒及夾心「 雪糕」吧!

這兩個食譜的主要材料是已熟的香蕉。香蕉含天然的糖份;越熟的香蕉,甜味越濃。這甜品的甜味完全來自水果,並不需要額外添加糖份。 除此之外,香蕉含豐富的膳食纖維及多種維他命和礦物質(如維他命B6、維他命C及錳),有助增強免疫力及維持腦部健康。正在放暑假的您,可以為家朋友做以下的食譜呢!

香蕉冰棒
選用起斑點的香蕉

1)將已熟的香蕉切一半

2)輕輕地從切開的一面插入雪條棒或筷子

3)在香蕉外層塗上一層花生醬
4)在花生醬上舖上喜歡的果仁碎 (如花生、杏仁)、切碎的乾果或餅糠
5)分開放在碟上,放在冰箱冷藏最少2小時後便可享用

夾心「 雪糕」
1)將已熟的香蕉切成片,約2.5厘米厚

2)將香蕉片其中一面塗上花生醬
3)其中一半的香蕉片可再塗上果醬、舖上喜歡的果仁碎 (如花生、杏仁)或切碎的乾果。然後蓋上其餘的香蕉片(花生醬面向內)
4)分開放在碟上,放在冰箱冷藏最少2小時後便可享用

這些自製甜品雖然較健康,亦不能一下子吃太多啊。少吃多滋味,多吃壞肚皮呢!

筆者過往文章: 
【一團火。藥櫃】快高長大所需的蛋白質 (2017.05.06)
http://www.onfire.hk/2017/05/blog-post.html
【一團火。藥櫃】罐頭吞拿魚 (2017.06.05)
http://www.onfire.hk/2017/06/blog-post_5.html

【深度報導一團火07】暑期營會故事:五




行山帶錯路,點算好?

「當時自己十分自責與內疚。」Fun是這次活動的隊長,帶領大家行山。過程中,因為一些失誤,大家一起多走了路,野外煮食的時間也延遲了。「他們很會體諒隊友,即使我帶了大家走了一段冤枉路,他們亦沒有埋怨。」 Fun非常感激,一眾學生接納自己的錯失,願意與自己一起同行,感受到這個群體的愛。

終於可以煮嘢食喇!

活動當天烈日當空,中學生背著大包細包的物資,汗流浹背,終於走完預定路程,到達煮食地方時,都非常興奮。「每個人都好像放下了心頭大石,隨即換上了雀躍的臉孔。」

野外煮食時,中學生都非常主動,「每個人會分工合作,有的負責開爐,有的洗食物,有的負責切菜。」最叫Fun深刻的是煮好的餸大家都會「開心share」,吃完後也很主動地去洗碗。Fun說:「我十分欣賞他們不計較付出多少,每個人也十分盡力!」

第二個暑期營會於7月30至31日舉行,一團火希望透過行山與中學生一起面對真實場境。阿O(「一團火」義補計劃發起人):「我們於行山面對挑戰時,要承認我們很弱小,只是普通人,但依然有能力互相扶持,遷就大家的步伐慢慢完成,達到終點。」
 —————
撰文:Ann Lee (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學生,於2016年暑假加入一團火實習生團隊,對訪問人物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