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熊貓仔】碌地沙 (五)


筆者:熊貓仔

故事簡介:這裡沒有懸案、鬥智的情節,還請你別把期望放得太高。不談科幻、歷奇,只是些發生在你周遭的細碎片段。或許我們都曾感受過莫名的熟悉和陌生感-在必經之路發掘出新奇,或在不曾踏進的店內想起許多許多從前。這故事就是為了這樣子存在的,轉告你那幾件藏匿在街角的趣怪傳聞,和你朋友的朋友可能做過的傻事。這種沒甚麼大不了的故事,總值得存放在腦內一小隅,有需要時嚼兩口來解悶。所以在忘記之前,要記錄下來,以一種碌地沙般悠然的方式記錄。

碌地沙 (五)

若然五枝旗杆成全所有相遇,浪花拍岸得正是時候。歌唱與雜技在巴士總站交替甚至並行出現,海上的濃霧卻始終沒法散去。梅子還在怪菠蘿上次偷偷在旗杆下撥了電話。這個地方,本來就是一份約定。

兩個月以來,雨好像沒有停過一陣子,打在維港的兩岸似在侵蝕着大家的意志。梅子倚欄觀望「媽媽話,廿年前都同樣係落雨落唔停。」下船以後就朝灣仔會展走去,這個長年與雨水不能分割的天地。次郎一直說:「小水點蒸發成水蒸氣——小水點蒸發成水蒸氣——」「咁當年嘅雨可能就係今日呢場雨喎,好有趣啊!」菠蘿答道。

書展的人龍應該收地圖裏面,因為它不會隨年月改變。甫踏出地鐵站就是這條熟悉的行人天橋,當然人潮也是熟悉的。三個肩貼肩向前走,不時回頭細認身邊的一切,就如三六九飯店永遠在右方,而次郎總覺得裏面藏着一個大球體;又如前方的麥當勞,對住的必然是一闕詭秘的音樂。有時候所謂地標不過就是一串記憶中殘留的印象,或許零碎,但拼湊而成的將會是一次人生的總結。菠蘿怪自己長得不高,兩旁的宣傳單張在他頸邊劃過,好不容易才走到入境大樓的身影,梅子暗笑這份幽默。

指指手錶,菠蘿示意要加快腳程以致十二點前進場。經驗告訴它們這段路程比想像中遙遠,而大多數經驗都是來自梅子。十二點零一分,售票處的姐姐特別可愛,三個還是買到了早場票。由右至左,如貪食蛇一般前後來回的蠕動。「你睇——有老師帶啲學生嚟買書啊,俾一筆錢佢地自己揀書返去。」次郎說有點妒忌其他小朋友可以玩這個遊戲,但很快就被琳瑯滿目的書圍吸引。

平時梅子最愛翻報紙,但他根本不會在意書展反映什麼香港文化,也不會計較眼前的書會束之高閣,這統統都只是虛浮的話。「今年主題係旅遊啊,梅子、菠蘿,我地一齊上去睇下啦!」一條偌大的長廊中間掛上幾幅大畫,每向前走就穿過了許多時間與地方。「啲熊仔好得意啊——」菠蘿指住櫥窗喊道。這是縫熊志嗎,次郎拉走正在思考的梅子,「我話啊,第日我地都可能有一部自己嘅旅遊書,到時我請你睇好無?」梅子拍拍次郎的頭,「我地出書,你請我睇做咩……」菠蘿說:「總之就開心啦!」三人又再次在旅遊的長廊中打轉。

筆者過往文章: 
碌地沙 (一) (2017.04.09)
http://www.onfire.hk/2017/04/blog-post_9.html

【熊貓仔】碌地沙 (二) (2017.05.09)
http://www.onfire.hk/2017/05/blog-post_9.html

【熊貓仔】碌地沙 (三) (2017.06.08)
http://www.onfire.hk/2017/06/blog-post.html

【熊貓仔】碌地沙 (四) (2017.07.17)
http://www.onfire.hk/2017/07/blog-post_19.html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