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熊貓仔】碌地沙 (五)


筆者:熊貓仔

故事簡介:這裡沒有懸案、鬥智的情節,還請你別把期望放得太高。不談科幻、歷奇,只是些發生在你周遭的細碎片段。或許我們都曾感受過莫名的熟悉和陌生感-在必經之路發掘出新奇,或在不曾踏進的店內想起許多許多從前。這故事就是為了這樣子存在的,轉告你那幾件藏匿在街角的趣怪傳聞,和你朋友的朋友可能做過的傻事。這種沒甚麼大不了的故事,總值得存放在腦內一小隅,有需要時嚼兩口來解悶。所以在忘記之前,要記錄下來,以一種碌地沙般悠然的方式記錄。

碌地沙 (五)

若然五枝旗杆成全所有相遇,浪花拍岸得正是時候。歌唱與雜技在巴士總站交替甚至並行出現,海上的濃霧卻始終沒法散去。梅子還在怪菠蘿上次偷偷在旗杆下撥了電話。這個地方,本來就是一份約定。

兩個月以來,雨好像沒有停過一陣子,打在維港的兩岸似在侵蝕着大家的意志。梅子倚欄觀望「媽媽話,廿年前都同樣係落雨落唔停。」下船以後就朝灣仔會展走去,這個長年與雨水不能分割的天地。次郎一直說:「小水點蒸發成水蒸氣——小水點蒸發成水蒸氣——」「咁當年嘅雨可能就係今日呢場雨喎,好有趣啊!」菠蘿答道。

書展的人龍應該收地圖裏面,因為它不會隨年月改變。甫踏出地鐵站就是這條熟悉的行人天橋,當然人潮也是熟悉的。三個肩貼肩向前走,不時回頭細認身邊的一切,就如三六九飯店永遠在右方,而次郎總覺得裏面藏着一個大球體;又如前方的麥當勞,對住的必然是一闕詭秘的音樂。有時候所謂地標不過就是一串記憶中殘留的印象,或許零碎,但拼湊而成的將會是一次人生的總結。菠蘿怪自己長得不高,兩旁的宣傳單張在他頸邊劃過,好不容易才走到入境大樓的身影,梅子暗笑這份幽默。

指指手錶,菠蘿示意要加快腳程以致十二點前進場。經驗告訴它們這段路程比想像中遙遠,而大多數經驗都是來自梅子。十二點零一分,售票處的姐姐特別可愛,三個還是買到了早場票。由右至左,如貪食蛇一般前後來回的蠕動。「你睇——有老師帶啲學生嚟買書啊,俾一筆錢佢地自己揀書返去。」次郎說有點妒忌其他小朋友可以玩這個遊戲,但很快就被琳瑯滿目的書圍吸引。

平時梅子最愛翻報紙,但他根本不會在意書展反映什麼香港文化,也不會計較眼前的書會束之高閣,這統統都只是虛浮的話。「今年主題係旅遊啊,梅子、菠蘿,我地一齊上去睇下啦!」一條偌大的長廊中間掛上幾幅大畫,每向前走就穿過了許多時間與地方。「啲熊仔好得意啊——」菠蘿指住櫥窗喊道。這是縫熊志嗎,次郎拉走正在思考的梅子,「我話啊,第日我地都可能有一部自己嘅旅遊書,到時我請你睇好無?」梅子拍拍次郎的頭,「我地出書,你請我睇做咩……」菠蘿說:「總之就開心啦!」三人又再次在旅遊的長廊中打轉。

筆者過往文章: 
碌地沙 (一) (2017.04.09)
http://www.onfire.hk/2017/04/blog-post_9.html

【熊貓仔】碌地沙 (二) (2017.05.09)
http://www.onfire.hk/2017/05/blog-post_9.html

【熊貓仔】碌地沙 (三) (2017.06.08)
http://www.onfire.hk/2017/06/blog-post.html

【熊貓仔】碌地沙 (四) (2017.07.17)
http://www.onfire.hk/2017/07/blog-post_19.html

【一團火。好鄰舍】參與,由關心區議會開始


筆者:Jacky
在公民組織「香港公民」擔任組織者,主要工作是串連不同社區組織,促進不同社群互相交流,集結力量,改善社區。

參與,由關心區議會開始


上次提及「發聲」、「參與」很重要,但我們如何踏出具體的第一步呢?我認為可以由關心區議會開始!


在2013年,政府在施政報告中宣布推行社區重點項目計劃,為每區預留一次過1億元撥款,以推行一至兩個社區重點項目。當時在深水埗的經驗是,區議會派發了9,000份問卷中,只成功收回約100份,當中只有60人支持,區議會事後便聲稱有六成居民支持興建文化藝術中心,不少區內團體及居民對區議會的回應也感到詫異。「香港公民」聯絡多個民間組織團體,組成「深水埗公民組織聯盟」,反對這個胡亂花費地區資源的決定。


猶記得2013年當時在「香港公民」做義工,到不同的機構或教會進行「社區聆聽」,聆聽深水埗區內街坊的訴求,並整理為五個民間建議,包括:「長者及低收入人士的免費牙科服務」、「地區支援託兒服務及課餘託管計劃」、「開設以剩食為材料的社區廚房及食堂」、「促進社區內有特色的墟市的發展」及「活化及優化社區空間為社區團體提供服務空間」等等。


最終,居民及團體透過行動成功地促使區議會重新諮詢,並回應民間方案,在石硤尾美荷樓附近設一間「石硤尾社區服務中心」 及 在美孚橋底設一間「美孚鄰舍活動中心」。自此之後,我們認為更加需要監察及參與區議會的決議之中。


在《2017年施政報告》提及「⋯下年度起向「社區參與計劃」增加撥款1億元,提升每年撥款總額至4億6,100多萬元,讓18區區議會進一步加強推行或資助社區參與項目。」換句話說,若全港18區平均分配上述資源的話,每年每個區議會可以獲得約2500萬,用於服務當區居民的用途上。但最後這些資源用在何處、決議有否充分反映居民的意見呢?我們從深水埗區議會在2016-17年度的撥款項目看到,大部分項目是節慶式或一次性的活動為主,相信這樣的做法是未能回應居民對社區的願景及建議。


因此,「深水埗公民組織聯盟」向區議會提出成立「社區參與圓桌會」,由「聆聽」、「商議」到「政府部門跟進」,希望區議會可以建立一個渠道,真誠及虛心聆聽居民對社區的想像及改善建議,運用地區議會的資源,來回應居民所需。


現在「社區參與圓桌會」已經在進行當中,我們首先培訓一班社區聆聽大使(主要由長者、婦女組成),希望他們透過聆聽,收集長者居民的意見,凝聚改善社區的聲音!

看到世界及社會發生很多不同的事情,一時三刻,我們未必有足夠力量去改變,所以,就讓我們在日常生活中的各樣「小事」做起,慢慢改善,令社區變得更好!

筆者過往文章: 
【一團火。好鄰舍】不只是夜診... (2017.04.12)
http://www.onfire.hk/2017/04/blog-post_12.html

【一團火。好鄰舍】不是「年齡」使我們成為弱勢(2017.05.13)
http://www.onfire.hk/2017/05/blog-post_13.html

【一團火。好鄰舍】發聲,為社區帶來改變!(2017.06.21)
http://www.onfire.hk/2017/06/blog-post_21.html

【深度報導一團火05】暑期營會故事:三



點解豬肉捲會變左煙肉捲架?

製作豬肉捲,竟然買不到食材?那要怎麼辦才好?「最初打算與學生一起製作豬肉捲,但當日找不到豬肉片。」導師Zoie說。雖然Zoie很快想出應變方法,打算以牛肉片代替,但仍有不少憂慮,「非常擔心效果會不會比不上豬肉捲。」當Zoie一直擔憂著各種方法的可行性,中學生的反應卻異常的正面!「他們非常願意嘗試,一起到不同超市尋找其他理想的肉類,從沒有抱怨。」

活動當日,天氣悶熱之餘,還下著微雨,街上又擁擠,但一群中學生連眉頭也沒有皺一皺,堅持走了好幾條街搜尋食材,後來還手提著食材到活動場地。雖然他們最後依然買不到豬肉片,也買不到牛肉片,但買了煙肉取替,效果也意想不到的好!

Zoie覺得這件事非常有價值,「尋找豬肉片時,有機會與中學生有更多機會聊天,加深了對他們的認識。」因為一件小小的麻煩事,能夠帶來導師與中學生之間更多的結連,其實也不失為一件美事啊!

導師變成助手?

「中學生令我很感動!最初他們都說好怕被油濺到自己、又說自己最討厭清洗餐具,後來他們竟然主動將食材切好、幫忙放進鍋裡、清洗廚具。」Zoie很珍惜這個過程——中學生由不懂,到後來嘗試學習,自己更有導師的身份,成為他們的助手。Zoie能夠從導師轉移至助手的角色,全賴學生們的主動積極,為導師帶來深深的感動。

點解清真街市無得買豬肉?

活動場地處於尖沙咀,最接近的街市就是海防道臨時街市。 那裡有由印巴籍人士開設的菜檔及清真肉檔。Zoie坦言自己也是第一次到訪這個街市。同時,一班求知欲很強的中學生當然也對寫在牌子上的阿拉伯文非常好奇,很想了解彎彎曲曲符號背後的意思,又很好奇清真肉檔不賣豬肉的原因。「學生很好學,一起去買餸可以更了解其他宗教的飲食習慣。」

第一個暑期營會於7月13至14日舉行,一團火找來五位義工教導學生煮食,希望透過煮食建立同行關係。阿O(「一團火」義補計劃發起人):「與我們一起吃飯、為我們準備早午晚餐的人,都是自己的同行者。他們會關心、支持自己,讓我們更有安全感走人生的路。」
—————
撰文:Ann Lee (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學生,於2016年暑假加入一團火實習生團隊,對訪問人物有興趣。)

【深度報導一團火04】暑期營會故事:二



導師:「要讚下一班年輕人!」

Eddy說令他意想不到的是,組內的中學生在過程中非常積極、投入、合作,打破了他對中學生固有的印象——細個、不熟悉煮食、不會願意嘗試。「但組內的兩位中學生不但願意投入每個煮食步驟,幫忙將榨菜切碎、攪拌豆腐,更願意聆聽意見改正,譬如會按我的建議,將榨菜切得更碎。我雖是主力,但他們會在旁輔助、專注聆聽我分享各種烹飪技巧。」Eddy更指出,學生非常樂意幫忙洗碗,更叫他對他們另眼相看,不禁說:「要讚下佢地!」

彼此協調,共煮一餐

活動中,Eddy與學生一同製作共三款餸——南乳蒸雞、炒蛋、涼拌豆腐榨菜。當天的爐具都是靠義工們借來,數量不足以讓每組都有自己的爐,需要彼此合作。Eddy非常欣賞大家的協調,「各組間很有默契地協調煮食的先後次序,樂意為了方便其他組而更換廚具,當中沒有任何不滿、嫌棄。」各組組員彼此互相幫忙,不會只顧自己組。當日有賴很多人不斷於場地內來回穿梭,不停地協調,才得以令晚餐順利完成。

有份煮食,收獲滿滿成功感

最叫Eddy珍惜的,是大家一同合作去製作晚餐的過程,「合作過程好開心,令活動比起單單煮一味好味嘅餸有意義得多!」熱愛煮食的他,最喜歡這個活動能夠讓學生享受烹飪的過程,不會將「烹飪」與「責任」、「沉悶」等形容詞扣上關係。「大家有份參與煮嘅過程,學生會好有成功感。而且每組煮幾款餸,互相分享,是書本以外很好的學習。」

Eddy再次強調對學生們的欣賞,「大家一起吃飯時,學生不會只是不斷吃,還會特地過來詢問煮的過程,問問烹飪的竅門,非常有求知欲!」學生們有好奇心,會了解自己吃的是甚麼,有興趣學習怎樣製作一碟餸。

「與我們一起吃飯的人,都是自己的同行者」

作為傳道人,平日主要做關心年輕人工作的Eddy,怎樣與煮食結連的呢?活動期間,聽到Eddy跟中學生分享自己喜歡煮食的故事:「小時候與公公婆婆一起居住,公公好挑剔,只喜歡食好味嘅嘢,『訓練』到婆婆廚藝好好。」婆婆廚藝了得,他經常到廚房觀摩,便逐點逐點的學習。向好的「廚師」學習,自然有不錯的成果。Eddy於婚後,會不時為太太煮好食、特別的餸。他說,「家人是自己很珍惜的人,煮了美味的菜餚跟他們分享,是件很溫暖、很開心的事。」

第一個暑期營會於7月13至14日舉行,一團火找來五位義工教導學生煮食,希望透過煮食建立同行關係。阿O(「一團火」義補計劃發起人):「與我們一起吃飯、為我們準備早午晚餐的人,都是自己的同行者。他們會關心、支持自己,讓我們更有安全感走人生的路。」

—————
撰文:Ann Lee (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學生,於2016年暑假加入一團火實習生團隊,對訪問人物有興趣。)

【深度報導一團火03】暑期營會故事:一

導師:「只希望見到年輕人的笑容」

身為飲食人和音樂人,煦陶坦言活動前,他既緊張又期待,「每次為他人做食物,總會感到很大壓力,一直擔心未能提供最好甜品,為大家一餐寫上完美句號。」儘管緊張,他仍提醒自己最重要用心做、用心和他人交流。所以,不管是組內的中學生,還是大專實習生,他都用心教導、交流和服侍。他說:「只希望見到大家的笑容。」

「與我們一起吃飯的人,都是自己的同行者」

「一團火」義補計劃第一個暑期營會於7月13至14日舉行,一團火找來五位義工教導學生煮食,希望透過煮食建立同行關係。阿O說:「與我們一起吃飯、為我們準備早午晚餐的人,都是自己的同行者。他們會關心、支持自己,讓我們更有安全感走人生的路。」

煦陶是其中一位義工,同時也是個飲食人和音樂人,他一邊在公司廚房工作,一邊磨練甜品技術。在活動中,他與中學生一起製作朱古力牛奶、芝士蛋糕杯。甜品總是叫人愛不釋手,很快就被橫掃一空了。 當日大家一起投入製作晚飯,他認為很難得,「雖然大家並不相識,但都好願意去分享彼此的食譜、知識,甚至工具,一起開開心心吃飯。」

義工哥哥被「追殺」!

回想最深刻的畫面,煦陶笑說:「有位義工哥哥為學生拍照,但學生不滿意該照片,便去『追殺』該義工,令場地滿是笑聲。」他很羨慕義工和學生間的關係,「見到一個大人願意放下身分,與中學生建立如朋友般平等的關係。」

放下手機,尊重食物

但他提到一個不太理想的小片段:「有個學生在整個活動中,只顧著玩手機遊戲。」煦陶當時便提醒大家放下手機,吃飯時要尊重食物、專心進食,「這是對煮食者和食物本身最基本的尊重,更是對活動和身邊人的尊重。」

去年暑假,一團火為中學生舉辦了四個活動,讓他們接觸世界各地、各行各業的人。今年舉辦了四個兩日一夜的營會,每個營會一個主題。阿O希望活動不只停留在知識層面,更是將焦點放在人物身上,「希望透過有心人帶領中學生體驗有心的活動,讓他們向不同的人學習,再將內容與自己的生命結連。」

食物的魔力:連接他人,服待他人

飲食人最大的幸福是甚麼呢?煦陶說就是大家吃得開心。他很喜歡跟別人分享食物,「 食物有人分享,才能令『人』真正得到『良』,這就是『食』的重要。」煦陶很高興能以食物為媒介,與不同人接觸、交流,「本來互不相識的大家坐在一起吃飯、聊天,讓我繼續相信食物純粹而強大的魔力——連接他人,服侍他人。」

深度報導一團火:

—————

撰文:Ann Lee (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學生,於2016年暑假加入一團火實習生團隊,對訪問人物有興趣。

【深度報導一團火02】阿O:我愛我的實習生團隊(三之一)



阿O:我愛我的實習生團隊(三之一)
採訪、撰文:Ann Lee


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學生,於2016年暑假加入一團火實習生團隊,對訪問人物有興趣。

2015年,一團火已經走到第三年了,我好想將一團火的理念讓更多人承傳下去。於是,我開始招募中六畢業生來參與義補的行政工作,讓他們經歷、學習一團火如何在沒有資源下,透過人與人的接駁去運作。我相信,比起參加者,幕後的統籌義工更能深入地認識一團火理念,然後再將理念長期延續下去。

為什麼以中六實習生為招募對象?考過公開試,直至入讀大學的暑假,是人生中最長的一個,好希望有一班年輕人能夠在這三個月,有一段「只談理想,不談現實」的時間。我覺得,如何運用這個暑假,會對中六生日後的人生軌跡有很大影響。

回想起自己中學畢業後,適逢金融風暴,失業率高,難以應徵暑期工。於是,自己在報紙登廣告,自薦替公司派傳單。後來接到愈來愈多工作,一人無法同時於各區派傳單,便忽發奇想,開始經營工作中介網站。我覺得,畢業後,眼見社會暑期工選擇不多,便自己「搵嘢做」的經歷,影響了我日後的人生方向。

2012年,聽見社會有很多關心弱勢社群的聲音,但實在以行動付出的人卻很少。我便決定由自己開始做起,將認為重要的想法付諸實行,發起「一團火義補計劃」。今天,仍持續招募義補導師,為基層學生免費補習,培育他們成為未來的知識分子和領袖。這個過程與中學畢業後的我,眼見社會缺乏甚麼,便去行動的經歷如出一轍。因此,我真的很希望有一班中六畢業生,於這個意義重大的暑假,來關心弱勢社群,然後在未來繼續影響社會。

成立一團火實習生團隊,最希望實習生體驗到對弱勢社群的短期關懷不但不能為他們帶來幫助,反而會造成傷害。當愈多年輕人接收到這個價值觀,社會風氣就有改變的可能,推動更多人長期關懷弱勢社群。

至今,實習生團隊已經凝聚起很多正能量了!但團隊的建立,當中有苦有甜,下一篇文章繼續跟大家分享這些點點滴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