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火熱納誌】慢步同行快手幫


筆者:路斯
我樊偉納,是一位傳道人,喜歡別人叫我樊傳,既不傳統,也不覺權威;做機構時同事叫我做小納子,在教會當導師時青年人叫我做樊Sir。在群體找到自己位置,做好自己,做出應有貢獻和承擔,是我的理想社會典範。

慢步同行快手幫

上月有一天,我單車代步回家,在斑馬線有個奇遇。當時我在燈口前準備停車,眼前一位婆婆一手推著一車紙皮,一手拿著發泡膠箱,全副回收裝備在班馬線全速前進。我還未停定單車,眼見婆婆手推車上的發泡膠箱突然跌了落地,雖然仍是綠色過路燈,但燈口前有三四輛車,隨時起動,婆婆心裡難免急起來,面上露出不好意思。我立即下車走向前幫忙婆婆,一手執起發泡膠,管不得膠箱內魚腥血水流落手中,幫她安定後,著她慢慢來,她也步向斑馬線終點,安全抵步。

過程歷時十秒,婆婆脫口說出「唔該」,眼神表達多謝,仿佛大家在繁忙小城中,快閃交了個朋友。這個路面情況,大概只有踏單車朋友才能做出這種反應,否則在路中心停定汔車、開關車門、再上前幫忙,就算眼明手快,都怕被後車響按催促。我單車代步不是為幫街坊,但結果卻和婆婆一面之緣,單車在路面是慢於汔車,但要即時反應,單車騎行者卻易於伸出雙手,車速雖慢卻伸手很快。那是一個道德與城市發展的矛盾,當城市每人都高速行駛、高速升學、高速賺錢,你是否願意為別人好處,犧牲自己的速度、方便、利益?

有趣的是,當城市人為自身方便而加速、升值,同時與有需要的人拉遠了距離,忙到無時間停步、伸手,個人方便阻隔了與人接觸,這是人與人隔膜的起源。急促的香港,也越來越多人嘗試慢活、慢食,除了給自己抖抖氣,也預留一點空間關注別人、關懷弱者,是對追求方便的反思,回去重拾人性的起點,拷響打破隔膜的鐘聲。

一團火也嘗試慢工出好貨,不急於即時解除貧窮問題,卻去慢慢培育生命素質。我們沒有急於增加補習點數目,卻為現有和過往補習學生、家庭,提供更深的生命同行配套,約食飯、文娛活動、暑期營會,這些在恆常補習班額外的安排,是犧牲了現有系統的方便,甚至投放了額外人手和時間,但卻爭取了空間和一團火家庭、同學更多認識、交流,在繁忙的學年中,開辟一個新局面,一個表現真我、關注生命、開啟對話的空間。在這些活動中,我們不是在路口擦身而過,卻是一同停在十字路口,關注彼此的需要,關心彼此的憂慮,及時為對方的成長疑惑伸手,讓同學不必因錯折灰心。然而,這是個漫長的旅程,在人生滿滿的十字路口,我們慢步同行,快手扶持,在急促的城市中,我們認識了彼此。


早前朱婆婆事件,食環向執紙皮婆婆下手檢控,商戶又向食環投訴,整個社會制度,將弱者撇下,因他們跟不上社會步伐。有些政黨和團體分別發起聯署反對檢控,幾日內籌到萬多二萬個聯署,最後食環撤消檢控。這不是單單鬥快的故事,而是每個人肯放慢個人步伐,放下個人行程,用時間去閱讀事件,去落實聯署,去轉寄給朋友,最終才成就到這局面,幫到一位婆婆。但故事不一定這樣發展,若每個收到訊息的人都沒放慢個人腳步,忽略訊息,就忽略一個生命,忽略了她的難關,最終檢控成立後她便一年收入化為烏有,而她是社會中本應最需要扶助的人。放慢步伐幫幫手,我們有這隨時的準備嗎?還是我們每時每刻只能推說很忙和很忙呢?

筆者過往文章:
火熱納誌︰從接觸想起(2015.10.12)
http://www.onfire.hk/2015/10/blog-post_12.html

【火熱納誌】無忘落區的畫面(2017.04.17)
http://www.onfire.hk/2017/04/blog-post_17.html

【火熱納誌】真。同行的助人之火(2017.06.25)
http://www.onfire.hk/2017/06/blog-post_25.html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