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熊貓仔】碌地沙 (四)


筆者:熊貓仔

故事簡介:這裡沒有懸案、鬥智的情節,還請你別把期望放得太高。不談科幻、歷奇,只是些發生在你周遭的細碎片段。或許我們都曾感受過莫名的熟悉和陌生感-在必經之路發掘出新奇,或在不曾踏進的店內想起許多許多從前。這故事就是為了這樣子存在的,轉告你那幾件藏匿在街角的趣怪傳聞,和你朋友的朋友可能做過的傻事。這種沒甚麼大不了的故事,總值得存放在腦內一小隅,有需要時嚼兩口來解悶。所以在忘記之前,要記錄下來,以一種碌地沙般悠然的方式記錄。

碌地沙 (四)

        太陽稍微偏離正中,時針剛移至3字前。「Sorry, sorry!」菠蘿連忙數聲道歉,梅子次郎倒沒有介懷,儘管他們約好兩點半在中環碼頭。「行啦,去到都唔知幾點啦。」次郎一個轉身就朝閘口去。碼頭的閘口帶有老舊的入閘聲,有氣無力,待他們按捺不住興奮地穿過去,就像又老了幾歲。

         與水手服叔叔揮手過後,菠蘿就一陣頭昏腦脹,才想起自己從不擅長坐船。「維多利亞港乜有咁長咩……」梅子叫他望遠方「啊——好似坐咗成世咁……」次郎勸他少說幾句話比較實際。菠蘿偷偷慶幸海港已多次填海,要不然他就會在悠然的天星小輪上吐出一條維多利亞港。到達彼方港口,菠蘿就似未曾不適,果然菠蘿是要長在地上的。

        從尖沙咀碼頭看出去的海,又沒那麼兇險,只見粼光和似紙船的小輪。三人靠著欄杆,頂著三十多度的炎夏,偶然滑下數顆汗珠。「再望落去就變望夫石㗎喇。」次郎是最怕熱的一個「呢個景,望一世都唔厭啊!」梅子笑菠蘿剛剛在船上一面慘白,還好意思望海。「行啦行啦!」他們的目的地是離碼頭一點也不近的歷史博物館,次郎已經不理方向,先去藍色多瑙河的源頭豪氣地買雪糕。

        前往博物館的路充滿誘惑,精確點而言,是充滿對菠蘿的誘惑。「呢座建築叫咩名啊?好靚啊!」菠蘿指著前水警總部不停問梅子它的英文怎麼唸「我地真係唔去睇睇?」次郎連話都不願多說,只搖頭。「成個太空等同於三個半嘅菠蘿包。」「半島酒店個英文點讀啊梅子?點解尖沙咀建築啲名咁長㗎……」整段路程只得菠蘿說個不停,梅子在他旁唸著一個又一個多音節的英文。至於次郎,他只是在想為甚麼不聽天文台的勸告,應了菠蘿的邀約,每走一個景點就說「仲有幾耐啊……」菠蘿其實也不清楚,卻應道「就快到!」。

         當他們到達歷史博物館,才發現他們與歷史的距離不如菠蘿所說。「呀……」三人圍著門前的休館告示,久久說不成字。此時也不過是快將五點,回家又似是太早。「不如,去科學館行下?」梅子輕問。今次搖頭的是菠蘿「唔啦……」回海港的途中,菠蘿沒多說話。

        天色徐徐褪色,越發昏暗。而尖沙咀毫無懼色,換上它拿手的夜燈,稍許高傲的語氣說著:老子可是不夜城。梅子在路上頂替菠蘿的角色,說著尖沙咀已消失的形狀、訊號山和火車。要是平日,菠蘿會不斷發問,可他只覺得自己對不起尖沙咀。「菠蘿,半島夜晚仲靚啊!」「係啊菠蘿,1881都好靚!」次郎和梅子就拉著菠蘿進去轉一圈。

        菠蘿只覺眼前的都不是名牌店,而像回到一世紀前。三人在觀望台看得入神,日落後的次郎精神了許多,又說「其實去咩歷史博物館啊。」腳踏著前水警總部,看著始終如一的海港,時間像不曾離開,次郎聽到鐘樓不再響的鐘聲。隱約還能瞥見五支旗桿「啊媽話以前會約人喺旗桿下等。」五十年來,失約又好、遲到又好,此處會成全所有相遇。

筆者過往文章: 
碌地沙 (一) (2017.04.09)
http://www.onfire.hk/2017/04/blog-post_9.html

【熊貓仔】碌地沙 (二) (2017.05.09)
http://www.onfire.hk/2017/05/blog-post_9.html

【熊貓仔】碌地沙 (三) (2017.06.08)
http://www.onfire.hk/2017/06/blog-post.html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