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捌月隨筆】逃避可恥,但有用?


筆者:捌月
現職心理學家,聽著別人的小城大事。在這暗角書寫別人和自己。


有看新世紀福音戰士的人應該也會知道,男主角總是動不動就在生活中左閃右避,卻又經常在危急關頭如有頓悟,喃喃自語,叫自己不要逃避。隔着屏幕也感受到他的厭煩,難怪同事會以「廢青」一詞總括了他這個人。

逃避以後,隨之而來的惡名,就是懦弱、膽小、怕事、窩囊、廢柴⋯⋯總而言之,逃避就是難以跟好的東西掛鈎。或話有些人偶爾想逃避一下,心裡暗暗閃過逃避以後將會惹來的惡名,也只得繼續一鼓作氣下去。

近來電視在播日劇《月新嬌妻》,出入房間之際偶然攝入眼球。男女主角拜會雙方家長後在路邊說起來。女的說自己正在逃避,男的卻引用了匈牙利諺語「逃避雖可恥但有用」,安慰對方逃避並不是徹頭徹尾的壞。

以前實習期間,遇見一些案主帶著一副逃避的咀臉和口吻來輔導,我心中就禁不住不是味兒。我搞不清楚這種曖昧的心態一邊縮、一邊退、但又要希望終點就在不遠處。對方愈是心態曖昧,我就愈是卡在半空之中,就愈心急。好想抓個正著對方的逃避,很多時卻又空手而回。碰到一臉灰還好,更多的是對方愈逃愈遠,搞不好還會一走了之,消失在每週的會面裡。

撇除世人對於逃避投以的可恥目光,逃避還可以是什麼?

「逃避雖可恥但有用」—— 可恥,但有用,不就是使我們持續逃避的原因

精神分析學說中,常有所提及的一堆心理防衛機制(Defense Mechanism)裡頭,雖然沒有一個能直接翻譯成「逃避」,但逃避於我而言,已經算是一種心理防衛的表現。一場波有防衛,戰爭中也有防衛,然而說到生活互動中的防衛,大約還是會沾上些惡名。我們會首先議論有些人終日怒氣沖沖,不好相處,緊張的神經受不起丁點兒的風吹草動,動不動就口出惡言的人,之後一論七嘴八舌後,大概最後就會被人惡名總結「起曬鋼囉條友」。惡名之後,隨即人見人憎,生人勿近。

在生活、關係、入與人互動中,我們透過各式各樣的行為,有形無形的防衛著自己弱小的自我,又或是透過它們保護自尊感。當我們以惡名總結別人那些光怪陸離的防衛的同時,回想起來,人若與生俱來就坦蕩蕩,一絲不掛,毫無防衛,卻又更容易折騰自己。

所以,逃避這種防衛,可能是可恥,卻沒有那麼的不好,至起碼有用。你敢說你沒有逃避過?偶然到酒吧灌下一堆酒精、讓滿滿的工作擠滿日程表、明知死線靠近還在一拖再拖⋯⋯真的,人類很難活在毫無逃避空間的世界裡。

問題並不源於防衛的本身。

真正的問題源自過份依靠單一防衛,還有沒有對於自身防衛有所留神。

那些心態曖昧逃避的案主,曾經讓我有無限怨念。想到「逃避雖可恥但有用」後,又突然讓我從半空折返回地皮。重點不再是突破對方逃避的盲點,也不是眼白白看着對方繼續逃命。也許更重要的是,先立後破—協助對方建立足夠的根基,讓對方有足夠的心理承載能力,再去面對自身逃避的這回事。

想着「逃避雖可恥但有用」,差點我就把這句匈牙利人的智慧向我今早的案主直奔出口。最後,一切還好。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