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輿斯】走進社區


筆者:輿斯


輿代表「輿論」,斯代表「這個」,意思是討論呢個主題。在這裡,希望和大家討論下大小時事。

走進社區

一直都希望可以遊歷一個甚少人去的地方,感受不一樣的風土人情。在熱門的旅遊地方,就是充滿各樣好玩好吃的景點,卻看不到當地最「貼地」的一面。計劃「貼地」行程可能比較花時間,一來介紹資料較少,二來深度遊可能會到訪一些家庭或其他私人地方,如酒莊、養殖場,事前要聯絡主人並且獲得同意。可是走進社區去體驗,真實去經歷和平日不一樣的生活,卻可以讓自己在交流中有一些新的想法,或者新的嘗試,也了解當地居民的日常生活。

社區,是一個充滿生命力的地方。
社區,是一個連結街坊的地方。
所以要了解的一個地方,就是走進社區,
香港亦不例外。

走進社區,和街坊傾談,會上癮的。因為這比網上資料來得簡單直接,也最觸動人心。記得有一次和數個癮君子閑聊,那是傍晚時分,他們慣常聚集的時間,附近沒有其他人,只有他們,恍惚他們的世界從來沒有其他人。那是我經常出入的社區,卻從未留意到他們的蹤影,原來我的世界也沒有他們。

正因一次的社區行動,我們有了第一次接觸,傾談中了解他們的無奈和無力,生活在驚惶中度過。其中一位朋友,養了十多隻流浪貓,卻沒有能力提供溫飽給他們,就哀求我們送他一包貓糧。看她愛貓心切,自己的溫飽和毒癮也不顧,不禁想為她做點什麼,於是我笞應了。

雖然再沒看見他們了,但走進社區的心仍然不變。

筆者過往文章: 
【輿斯】給他一條魚,或是教他捉魚?(2017.05.19)
http://www.onfire.hk/2017/05/blog-post_19.html

【深度報導一團火01】Ann:一顆想說故事的心



Ann:一顆想說故事的心

撰文:Ann Lee
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學生,於2016年暑假加入一團火實習生團隊,對訪問人物有興趣。

「我好想將呢啲嘢寫低曬佢呀!等我遲下逐樣逐樣嘢記錄翻曬,放上blog先!」今年4月30日,我聽著阿O(一團火創辦人梁啟業)憶述一團火發展,禁不住衝口而出,說了這句話。

記得有次阿O和我坐在觀塘海濱長廊(沒有場地,總是周街有位就坐,哈哈),討論一團火網誌的發展,提到「實習生」字面背後的意義,他順道問:「你在一團火當實習生快一年,覺得一團火最重視甚麼?」第一時間浮現的答案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聽過回答後,阿O突然興致勃勃地跟我分享一團火的發展,講述發展的每一步最重要的,始終是每一個人。

阿O拿著那「大大部」的電話,打開Facebook相簿,向我展示一團火的各個「第一個」。第一個招募義補導師的街站、第一個義補場地的視察活動、第一個義補計劃簡介會......一張張照片逐一映入眼簾,每個狹小簡陋的義補場地、每張懷有熱誠的臉孔,都是每人心中那團火凝聚起來時的印記。

我一邊聽著大家經歷過的一切,心裡一邊想:哇,原來一團火裡面有咁多故事,而且每個故事都由唔同人一齊創造,每個都咁正。好想將每個故事化成字句,再成為一篇篇可以分享的文章。

那天我才知道阿O發起「一團火義補計劃」前,還舉辦過「人生使命交流會」、「一團火聚餐」、「讓愛傳出去」等等聽起來「老土」到不得了卻又很有意義的活動,希望建立一個充滿愛、讓人夢想成真的平台。在那裡,大家支持彼此追逐夢想,不為名、不為利,只純粹為了心中最想做的事。我很佩服阿O所憶述的,不單是五年前所相信的理念,更是眼前的他仍然在走著的路。

我本來一直以為,對於阿O來說,陪伴基層同行的這段路不會太艱難,因為他很理性,好像不會被任何事牽動情緒,遇到甚麼事都能輕易面對,就像個百毒不侵的人似的。

聽過分享後,才知道阿O也只是個普通人,都會有軟弱的時候。最初舉行簡介會時會緊張、會膽怯,需要朋友幫忙、陪伴;第一次接受媒體訪問,會擔心,不知記者會怎樣報導。阿O的形象頓時立體多了,他不再只是個很厲害很堅毅的人。也正正是這些軟弱的時刻,更能顯出他與基層同行的決心有多大。

我覺得最有價值、最吸引的,是每位義工的參與。每一個人的加入,才能令一團火愈見豐富。一團火是由一群相信愛的人所建立的。

我真的好想好想將每個人在一團火的故事好好記錄、好好整理。我相信,這些故事聚集起來,會成為很大很大的力量。雖然四月至今,相隔三個月了,但我那顆想說故事的心,仍然是那麼炙熱的呀!

接下來的日子,邀請你們一起每天來聆聽一個故事吧!我會努力架喇!

【一團火。校長室】讓孩子發揮潛能




筆者:馮校長
資深小學教育工作者,曾擔任小學校長,現任香港浸會大學兼職講師,亦定期於一團火義工月會分享教育心得。

讓孩子發揮潛能

最近從傳媒得知本港一位大型企業的CEO發動一個名為「職場訓練計劃」(Projects We Can),與香港中文大學「專業支援服務」合作,為參與的中學與企業配對,讓學生認識該行業的具體運作情況及服務的理念,了解自己是否對於這個行業有興趣,從而計劃作這方面的進修及發展,提供升讀大學學位課程以外的考慮,計劃至今已有超過五十間中學參與。

每年中學文憑試放榜,傳媒總是高調報導成績優異生及校長老師的興奮雀躍情況,我們又會在報章看到成績欠佳學生及家長失望惆悵的神情。彷彿「一試定終生」,難怪這麼多人說在香港讀書的壓力很大,不少人往外國求學。

每個人的成長發展經歷都不相同,有些人「起步較快」,在中小學階段已經充分發揮個人能力,學業及學業以外得到突出成就,升學過程一帆風順。反之,有些人「起步較慢」,成長過程充滿失敗感及欠缺自信,似乎註定要永遠落後於人。事實是否無法改變呢?問題主要關鍵在於我們對於「人的價值」抱有甚麼信念,當成長初期表現未算良好的時候,遇到的評價是正面的鼓勵,給予多種不同的機會去嘗試,可能會找到自己的興趣、找到自己的天賦特長,有機會好好發揮所長,自己固然有滿足感,更可以貢獻社會,為生命增添色彩意義。

假如社會各界只用學業成績這把尺來量度一個人,青少年的前途未來單單看其學業表現,那麼一定為學生、家長帶來極大的壓力及煩惱。其實,教育的目的是幫助兒童尋找個人潛能及興趣,引導他們掌握如何發揮個人潛能、培養興趣,為將來進一步學習及準備人生不同階段的裝備。在成長過程會遇上困難挑戰,這些經歷又是不同的學習、增加自己的裝備。所以,在基礎學習階段,多參與不同的學習及服務活動,可以拓寬視野,增添學習能力及對於周遭事情的體驗。

「義補」老師應該關心學生的發展,除了鼓勵學生積極學習之外,更要多參與有益身心的學習及服務活動,不單可以增廣見聞、拓寬視野,更可以對自己的天賦和興趣,有更廣更深的認識,為自己未來學業發展及人生規劃,奠定實在的基礎及找到發展方向。

筆者過往文章: 
一團火校長室︰基層兒童的同行者(2015.10.21)
http://www.onfire.hk/2015/10/blog-post_21.html

一團火校長室︰教育孩子方法入門(2015.12.11)
http://www.onfire.hk/2015/12/blog-post.html

【一團火。校長室】關愛我們的下一代(2017.05.15)
http://www.onfire.hk/2017/05/blog-post_15.html

【一團火。校長室】把學習權交回孩子(2017.06.28)
http://www.onfire.hk/2017/06/blog-post_28.html

【一團火。藥櫃】睡眠。瞓覺


筆者:  徐建華。 花名: 徐瀡。
基督少年軍導師,香港註冊藥劑師,ive 夜校兼職老師(快唔係)
沙田001 代場主,前英文導師,數學客串導師

睡眠。瞓覺
藥,是病了才用。現代人,城市人,生活急速,一味要快要勁,卻往往跌落健康的陷阱當中。
不知多少次調查,香港人睡眠不足是有多麼的嚴重,睡眠不足,問題多多,病之由來,可惜,尤其年輕人,有機會睡覺,卻不想睡。而中老年人,有需要睡,卻睡不著,而依靠安眠藥入睡。
其實,短期失眠,使用安眠藥,並無不可,但長期失眠,背後可能是很多另類問題,如憂鬱(抑鬱),焦慮,以至一些內科問題,如睡眠窒息等。
睡夠,自然日間有精神,睡眠不足,可令免疫力下降,容易感冒,飛滋,唇瘡,等問題。所以,睡得夠,飲夠水,足夠運動,都是不可少。
老主任說, 凡藥皆毒,其實後話是中庸之道。吃,喝,玩樂,工作,調度至合適,當然是不容易,但這才是健康之道。

筆者過往文章:
給義補學生的信(2015.12.18)

【火熱納誌】慢步同行快手幫


筆者:路斯
我樊偉納,是一位傳道人,喜歡別人叫我樊傳,既不傳統,也不覺權威;做機構時同事叫我做小納子,在教會當導師時青年人叫我做樊Sir。在群體找到自己位置,做好自己,做出應有貢獻和承擔,是我的理想社會典範。

慢步同行快手幫

上月有一天,我單車代步回家,在斑馬線有個奇遇。當時我在燈口前準備停車,眼前一位婆婆一手推著一車紙皮,一手拿著發泡膠箱,全副回收裝備在班馬線全速前進。我還未停定單車,眼見婆婆手推車上的發泡膠箱突然跌了落地,雖然仍是綠色過路燈,但燈口前有三四輛車,隨時起動,婆婆心裡難免急起來,面上露出不好意思。我立即下車走向前幫忙婆婆,一手執起發泡膠,管不得膠箱內魚腥血水流落手中,幫她安定後,著她慢慢來,她也步向斑馬線終點,安全抵步。

過程歷時十秒,婆婆脫口說出「唔該」,眼神表達多謝,仿佛大家在繁忙小城中,快閃交了個朋友。這個路面情況,大概只有踏單車朋友才能做出這種反應,否則在路中心停定汔車、開關車門、再上前幫忙,就算眼明手快,都怕被後車響按催促。我單車代步不是為幫街坊,但結果卻和婆婆一面之緣,單車在路面是慢於汔車,但要即時反應,單車騎行者卻易於伸出雙手,車速雖慢卻伸手很快。那是一個道德與城市發展的矛盾,當城市每人都高速行駛、高速升學、高速賺錢,你是否願意為別人好處,犧牲自己的速度、方便、利益?

有趣的是,當城市人為自身方便而加速、升值,同時與有需要的人拉遠了距離,忙到無時間停步、伸手,個人方便阻隔了與人接觸,這是人與人隔膜的起源。急促的香港,也越來越多人嘗試慢活、慢食,除了給自己抖抖氣,也預留一點空間關注別人、關懷弱者,是對追求方便的反思,回去重拾人性的起點,拷響打破隔膜的鐘聲。

一團火也嘗試慢工出好貨,不急於即時解除貧窮問題,卻去慢慢培育生命素質。我們沒有急於增加補習點數目,卻為現有和過往補習學生、家庭,提供更深的生命同行配套,約食飯、文娛活動、暑期營會,這些在恆常補習班額外的安排,是犧牲了現有系統的方便,甚至投放了額外人手和時間,但卻爭取了空間和一團火家庭、同學更多認識、交流,在繁忙的學年中,開辟一個新局面,一個表現真我、關注生命、開啟對話的空間。在這些活動中,我們不是在路口擦身而過,卻是一同停在十字路口,關注彼此的需要,關心彼此的憂慮,及時為對方的成長疑惑伸手,讓同學不必因錯折灰心。然而,這是個漫長的旅程,在人生滿滿的十字路口,我們慢步同行,快手扶持,在急促的城市中,我們認識了彼此。


早前朱婆婆事件,食環向執紙皮婆婆下手檢控,商戶又向食環投訴,整個社會制度,將弱者撇下,因他們跟不上社會步伐。有些政黨和團體分別發起聯署反對檢控,幾日內籌到萬多二萬個聯署,最後食環撤消檢控。這不是單單鬥快的故事,而是每個人肯放慢個人步伐,放下個人行程,用時間去閱讀事件,去落實聯署,去轉寄給朋友,最終才成就到這局面,幫到一位婆婆。但故事不一定這樣發展,若每個收到訊息的人都沒放慢個人腳步,忽略訊息,就忽略一個生命,忽略了她的難關,最終檢控成立後她便一年收入化為烏有,而她是社會中本應最需要扶助的人。放慢步伐幫幫手,我們有這隨時的準備嗎?還是我們每時每刻只能推說很忙和很忙呢?

筆者過往文章:
火熱納誌︰從接觸想起(2015.10.12)
http://www.onfire.hk/2015/10/blog-post_12.html

【火熱納誌】無忘落區的畫面(2017.04.17)
http://www.onfire.hk/2017/04/blog-post_17.html

【火熱納誌】真。同行的助人之火(2017.06.25)
http://www.onfire.hk/2017/06/blog-post_25.html

【熊貓仔】碌地沙 (四)


筆者:熊貓仔

故事簡介:這裡沒有懸案、鬥智的情節,還請你別把期望放得太高。不談科幻、歷奇,只是些發生在你周遭的細碎片段。或許我們都曾感受過莫名的熟悉和陌生感-在必經之路發掘出新奇,或在不曾踏進的店內想起許多許多從前。這故事就是為了這樣子存在的,轉告你那幾件藏匿在街角的趣怪傳聞,和你朋友的朋友可能做過的傻事。這種沒甚麼大不了的故事,總值得存放在腦內一小隅,有需要時嚼兩口來解悶。所以在忘記之前,要記錄下來,以一種碌地沙般悠然的方式記錄。

碌地沙 (四)

        太陽稍微偏離正中,時針剛移至3字前。「Sorry, sorry!」菠蘿連忙數聲道歉,梅子次郎倒沒有介懷,儘管他們約好兩點半在中環碼頭。「行啦,去到都唔知幾點啦。」次郎一個轉身就朝閘口去。碼頭的閘口帶有老舊的入閘聲,有氣無力,待他們按捺不住興奮地穿過去,就像又老了幾歲。

         與水手服叔叔揮手過後,菠蘿就一陣頭昏腦脹,才想起自己從不擅長坐船。「維多利亞港乜有咁長咩……」梅子叫他望遠方「啊——好似坐咗成世咁……」次郎勸他少說幾句話比較實際。菠蘿偷偷慶幸海港已多次填海,要不然他就會在悠然的天星小輪上吐出一條維多利亞港。到達彼方港口,菠蘿就似未曾不適,果然菠蘿是要長在地上的。

        從尖沙咀碼頭看出去的海,又沒那麼兇險,只見粼光和似紙船的小輪。三人靠著欄杆,頂著三十多度的炎夏,偶然滑下數顆汗珠。「再望落去就變望夫石㗎喇。」次郎是最怕熱的一個「呢個景,望一世都唔厭啊!」梅子笑菠蘿剛剛在船上一面慘白,還好意思望海。「行啦行啦!」他們的目的地是離碼頭一點也不近的歷史博物館,次郎已經不理方向,先去藍色多瑙河的源頭豪氣地買雪糕。

        前往博物館的路充滿誘惑,精確點而言,是充滿對菠蘿的誘惑。「呢座建築叫咩名啊?好靚啊!」菠蘿指著前水警總部不停問梅子它的英文怎麼唸「我地真係唔去睇睇?」次郎連話都不願多說,只搖頭。「成個太空等同於三個半嘅菠蘿包。」「半島酒店個英文點讀啊梅子?點解尖沙咀建築啲名咁長㗎……」整段路程只得菠蘿說個不停,梅子在他旁唸著一個又一個多音節的英文。至於次郎,他只是在想為甚麼不聽天文台的勸告,應了菠蘿的邀約,每走一個景點就說「仲有幾耐啊……」菠蘿其實也不清楚,卻應道「就快到!」。

         當他們到達歷史博物館,才發現他們與歷史的距離不如菠蘿所說。「呀……」三人圍著門前的休館告示,久久說不成字。此時也不過是快將五點,回家又似是太早。「不如,去科學館行下?」梅子輕問。今次搖頭的是菠蘿「唔啦……」回海港的途中,菠蘿沒多說話。

        天色徐徐褪色,越發昏暗。而尖沙咀毫無懼色,換上它拿手的夜燈,稍許高傲的語氣說著:老子可是不夜城。梅子在路上頂替菠蘿的角色,說著尖沙咀已消失的形狀、訊號山和火車。要是平日,菠蘿會不斷發問,可他只覺得自己對不起尖沙咀。「菠蘿,半島夜晚仲靚啊!」「係啊菠蘿,1881都好靚!」次郎和梅子就拉著菠蘿進去轉一圈。

        菠蘿只覺眼前的都不是名牌店,而像回到一世紀前。三人在觀望台看得入神,日落後的次郎精神了許多,又說「其實去咩歷史博物館啊。」腳踏著前水警總部,看著始終如一的海港,時間像不曾離開,次郎聽到鐘樓不再響的鐘聲。隱約還能瞥見五支旗桿「啊媽話以前會約人喺旗桿下等。」五十年來,失約又好、遲到又好,此處會成全所有相遇。

筆者過往文章: 
碌地沙 (一) (2017.04.09)
http://www.onfire.hk/2017/04/blog-post_9.html

【熊貓仔】碌地沙 (二) (2017.05.09)
http://www.onfire.hk/2017/05/blog-post_9.html

【熊貓仔】碌地沙 (三) (2017.06.08)
http://www.onfire.hk/2017/06/blog-post.html

【捌月隨筆】逃避可恥,但有用?


筆者:捌月
現職心理學家,聽著別人的小城大事。在這暗角書寫別人和自己。


有看新世紀福音戰士的人應該也會知道,男主角總是動不動就在生活中左閃右避,卻又經常在危急關頭如有頓悟,喃喃自語,叫自己不要逃避。隔着屏幕也感受到他的厭煩,難怪同事會以「廢青」一詞總括了他這個人。

逃避以後,隨之而來的惡名,就是懦弱、膽小、怕事、窩囊、廢柴⋯⋯總而言之,逃避就是難以跟好的東西掛鈎。或話有些人偶爾想逃避一下,心裡暗暗閃過逃避以後將會惹來的惡名,也只得繼續一鼓作氣下去。

近來電視在播日劇《月新嬌妻》,出入房間之際偶然攝入眼球。男女主角拜會雙方家長後在路邊說起來。女的說自己正在逃避,男的卻引用了匈牙利諺語「逃避雖可恥但有用」,安慰對方逃避並不是徹頭徹尾的壞。

以前實習期間,遇見一些案主帶著一副逃避的咀臉和口吻來輔導,我心中就禁不住不是味兒。我搞不清楚這種曖昧的心態一邊縮、一邊退、但又要希望終點就在不遠處。對方愈是心態曖昧,我就愈是卡在半空之中,就愈心急。好想抓個正著對方的逃避,很多時卻又空手而回。碰到一臉灰還好,更多的是對方愈逃愈遠,搞不好還會一走了之,消失在每週的會面裡。

撇除世人對於逃避投以的可恥目光,逃避還可以是什麼?

「逃避雖可恥但有用」—— 可恥,但有用,不就是使我們持續逃避的原因

精神分析學說中,常有所提及的一堆心理防衛機制(Defense Mechanism)裡頭,雖然沒有一個能直接翻譯成「逃避」,但逃避於我而言,已經算是一種心理防衛的表現。一場波有防衛,戰爭中也有防衛,然而說到生活互動中的防衛,大約還是會沾上些惡名。我們會首先議論有些人終日怒氣沖沖,不好相處,緊張的神經受不起丁點兒的風吹草動,動不動就口出惡言的人,之後一論七嘴八舌後,大概最後就會被人惡名總結「起曬鋼囉條友」。惡名之後,隨即人見人憎,生人勿近。

在生活、關係、入與人互動中,我們透過各式各樣的行為,有形無形的防衛著自己弱小的自我,又或是透過它們保護自尊感。當我們以惡名總結別人那些光怪陸離的防衛的同時,回想起來,人若與生俱來就坦蕩蕩,一絲不掛,毫無防衛,卻又更容易折騰自己。

所以,逃避這種防衛,可能是可恥,卻沒有那麼的不好,至起碼有用。你敢說你沒有逃避過?偶然到酒吧灌下一堆酒精、讓滿滿的工作擠滿日程表、明知死線靠近還在一拖再拖⋯⋯真的,人類很難活在毫無逃避空間的世界裡。

問題並不源於防衛的本身。

真正的問題源自過份依靠單一防衛,還有沒有對於自身防衛有所留神。

那些心態曖昧逃避的案主,曾經讓我有無限怨念。想到「逃避雖可恥但有用」後,又突然讓我從半空折返回地皮。重點不再是突破對方逃避的盲點,也不是眼白白看着對方繼續逃命。也許更重要的是,先立後破—協助對方建立足夠的根基,讓對方有足夠的心理承載能力,再去面對自身逃避的這回事。

想着「逃避雖可恥但有用」,差點我就把這句匈牙利人的智慧向我今早的案主直奔出口。最後,一切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