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Alex Yuen專欄】給愛教學的您


筆者:Dr. Alex Yuen
土生土長香港人,於本港完成法律系榮譽學士後,即赴瑞士修畢工商管理碩士和博士學位。現為美國高盛集團副總裁及美國哈佛大學商學院智庫學者,並兼任香港科技大學客席教授、香港中文大學禮任教授與英國BPP大學特邀教授,同時計劃於英國倫敦完成其見習大律師實習期。

給愛教學的您

很想寫下一篇引起不少人討論的章節:廿一歲時我當上大學講師

申述一下,歲數只是巧合,將不是我討論重點,所謂人外有人。亦容許讓我澄清一點,以下部分只涉及個人見解,不需以此作全部事實之根本。

從同業得知,今年盛夏,將有不少朋友選擇加入大學助理講師的行列,在此,小弟先預祝各位旗開得勝。誠然,猶記得我初期對大學講師這份職業,並不抱太大興趣,或許因爲我覺得當我選擇修讀法律的緣故,就應要走到大律師的崗位。後來,在我度過數年在法學院坐上席的洗禮後,竟會發現自己會對於面前的教授,對其演說技巧抱有點點幻想,意指我心態上會告訴自己:假如我站在台上,我會這樣演說云云。

我在此絕非要大家質疑或挑戰自己的老師,他們的人生閱歷與肚內的墨水,按道理比我們多,應要予以尊敬,可是,教育也會崇尚創新,只要不離經叛道的情況下,添加些個人風格的改變,或會有更好的化學反應。

歸因我常常都有這樣的想法下,漸漸開始對講師這行業產生少許感情,也開始做了很多的功課和網絡人際。戲肉來了,也是我想帶出的重點之一,經過一段日子,我發現大學有一點趣緻的地方,如果閣下碩士畢業後,其家庭的財政狀況也不是太緊拙的話,可向您該學系而又欣賞您的教授,嘗試獲推薦以Visiting 或 Adjunct Faculty(V/AF)身分方式進行邀聘。各位大可根據自己成績表上最高GPA 的科系動刀,此舉既能充分表現對該科的熱誠,也表達對該科的知識水平,但前題各位真的熱心教學,而非看上“我喺大學教書囉!”此等虛榮,路遙知馬力,總有一天會原型畢露。至於細節上,我僅能給予以上方向,還需以具體學系才再作佐證。以我個人己見,V/AF 或許時間上較彈性,相對上更易找尋其他副業。

情況就像大家辛苦考進政務或行政主任後,那條升職的路途我相信比長城更長,甚至前途會比祖國更灰矇,但半路殺出一個程咬金,可能因為某原因,你的上司離任了,需要找人中途取替。但經驗告訴我絕少找直屬上司之下的人,多會找外來某專才空降,以完成過渡任期,後來那位人兄事後也順理成章遷升至其他部門或繼續留任。而您,當然一直不變地於相同崗位上工作。我估計大家選擇投身公務員或許欣賞其性質安穩,但升遷體制或許也同樣安穩不動⋯一陣子。

您或要付出無比的努力以爭取表現,但在你全神付出後,試問你會否受得著徒勞無功的催眠呢?就算您有多熱愛教學,總會有氣餒的時候,也會有懷疑自己才能的時刻,既然有這一道,同樣能令學生獲益的「後門」,何不選擇加以運用?

故此,當我發現本港大學教職員體系漸漸側重聘請V/AF(此舉大學可省下大量成本,詳見 https://www.bankcomm.com.hk/…/documents/page_547_lump_pdf_6… ),概括來說,V/AF的 “打散”人工很奀的,多以每小時支薪,也沒有福利及保障等。

看透這樣節約的經濟環境,也經我一番經營之下,當上香港科技大學一名商學系客席講師。的確,過程中我沒有要求任何津貼,這世界倒很可愛,若您連貼錢(我只是貼車錢而已)也肯去當一件事的話,沒有什麼人會完全拒絕的。當然不是要大家妄自菲薄只要肯免費也一定會有人欣賞的天真想法,當時的我,已考取CFA, CFP, FRM等具認可的牌照作不時之需。

基於以上原因,所以我非常享受其中,不會感覺大材小用,也不會感到沒薪資就該對上司和學生減少投入,反之正正因為我清楚自己的定位,以此好好磨練自己,接受一切對自己的教學評價,就算壓力大得要命的時候,也咬緊牙關地坦然面對,更讓自己慢慢學會運用這難得的踏腳石,為自己往後爭取更多,並寄願走得更持久,長遠。後來,不斷的努力練習和創新教學思維以予人肯定下,配合不斷進修的歷程,再獲學院提攜為客席高級講師,再後來出任客座教授。

一切走來,我告訴您來得很輕易都不要相信,基於篇幅所限,當中細節位不便在此詳列,但我可以告訴大家有一樣東西,是我親自試驗而成功,就是無時無刻要展現出一份,踏實的勇氣。

不少我認識的朋友,往往缺乏信心而導致勇氣盡失,令眼前機會白白流走。但我是常常毛遂自薦,擔當一些我能力所及兼認定能勝任的職務,托賴,如今當上客座教授之職。我既沒有後台,也沒有父幹,就窮得只剩下勇氣,加上,我常告訴自己,我這把年紀,沒有什麼瘀不起,對嗎?所以一直的屢敗屢戰,令我儲下堅強的骨氣,獨撐自己,踏上青雲。

事實上,我只是冰山一角的例子,並不是全部人的現實寫照,但我總算開創了個人先河。可是,我不會把整份功勞全歸自己,當中受功的,除了在我背後默默支持的雙親外,還有眾提攜我的恩師們。若然個人處事謙卑,而靠實力上位的,我深信師徒關係定可穩健走到最後,並在路途中吸取無限脾益。教育這風氣,本是和氣無私的。

可師徒關係中總會發生「第一次」- 初次見面。

萬事起頭難,當時第一位推薦我加入香港科技大學作客席講師是倪教授,在穿針引線下,我有意想他成為當時我的博士畢業論文命題的導師,但未邀請他時,我要戰戰兢兢邀約他共餐以準備我的「大計」,言談過程不作詳述。但當晚我回家後卻收到一則短訊而令我為之一振:(中譯)你的談吐與禮貌不像一般年青人喔⋯ 下刪六句(放心係讚緊我)

對!背後想帶出的是尊重,我很清楚餐桌上對面的是什麼人,我也清晰自己的來意,席間我倆只專注對方,就算電話上倘有緊急事情,都會說聲不好意思後儘快完成,而非邊吃邊篤手機。他貴為大學教授,而我只是區區學生,他也沒有任意妄為之作。我想說明一件事,就算面前您是與誰吃飯也好,尤其家人,若非緊急事情就請把手機放下,真的,我不是道德觀念上身,我意思是說,您若然心機不在於此,為何還要出席以表現您那份「專心」?天下間總有無數不能來的藉口能令您借用,對嗎?

所以,不少客人和朋友,常在我面前玩手機的話,內心會予以區別。我相信每個人的忍耐程度都也有一定底線吧,重申我非為那些數次都不許的專橫之士,但也不必全程左手機右叉子吃飯嗎?儘管我樣子看似甚麼事也沒打緊,但至少給予對方一點應有的尊重吧。我來赴約,一定相信有些事情非螢幕上能解決的,那我也會珍惜這份點點緣份,到最後原來志不在此,這我明白。

我不是自大的在此教精各位,而是我認為良好品格是需要不斷修煉的,長期習慣一些壞動作,很容易一時間矯正不到,尤其現今資訊實在太誘人,到最終於某某面前出糗。手機,我也會玩,我也常玩,但絕少要急不及待一定於吃飯那短短的三、四小時內解決,更何況我有心約出來的?待家人如是,待朋友如是,待任何人皆如是。我好言相勸大家,萬件事總會有先後次序,請細心排列。

話說回來,我的確很歡欣接收到倪教授這則訊息,但我沒因此沾沾自喜,只是回覆他一句:客氣,只是沒有人找我而已。

臨睡前,我加了他的領英(LinkedIn),藉此告訴他,有關我的履歷,我和他共同的研究嗜好云云,好讓他於往後時間慢慢審閱,兩天後,他答應成為我的論文選題指導導師,大半年後,他力邀我成為他教學職能上的助理,並會配上客席講師職銜。

大家可選擇由此借鏡,在現今提倡環保的概念下,如何突出自己也很有學問,您應不會隨身帶備兩至三份履歷出街吧?而LinkedIn 這類程式系統,卻往往帶來超乎紙本履歷以外的強大資料。建議大家在適當的時份,加以利用和梳理,或許,它就是您寶貴的助力。後來,如是者第二三四⋯位的恩師,我本以保守的智慧態度行事,而塑造成今天在大家眼前的我。所謂生活的處世智慧,非數學公式般能羅列到盡頭之地,而是靠日積月累地汲取身邊無數的人和事,再深化成為千變萬化技巧,並慢慢展現出來的,風骨美態。

因緣際會,於今天來行走江湖,是重要非常的一環。但必先乖乖學會一件事,先靜靜坐下來,留心聆聽坐您對面的人,從他的口中,能讓您學會甚麼,而您又能過濾到甚麼。

各位千里馬,您,找到屬於自己的伯樂人脈嗎?


(圖:筆者提供)

筆者過往文章: 
成就自己,成就他人(2015.11.06)
http://www.onfire.hk/2015/11/blog-post_6.html

【Alex Yuen專欄】「父」(2017.04.06)
http://www.onfire.hk/2017/04/alex-yuen.html

【Alex Yuen專欄】男怕入錯行 (2017.05.11)
http://www.onfire.hk/2017/05/alex-yuen.html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