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一團火。校長室】把學習權交回孩子


筆者:馮校長
資深小學教育工作者,曾擔任小學校長,現任香港浸會大學兼職講師,亦定期於一團火義工月會分享教育心得。

把學習權交回孩子

東亞地區的文化傳統,非常重視兒童的學習成績,父母普遍會要求孩子努力讀書,每天不單只要完成功課,還要努力溫習學習內容,又要應付默書測驗考試。兒童自小開始習慣依據校歷表、上課時間表、學生手冊安排每天的作息,疲於奔命忙於應付老師和家長的要求。在這樣氛圍下成長的兒童,習慣了被動式進行學習,未能培養出學習的興趣,欠缺求知的熱情,當遇上困難的時候,很容易會產生放棄的念頭。

香港學校教育的文化,傳統上受制於課程、進度、測驗考試的框框,加上每班二十多位學生各有強弱,各有不同的學習困難和需要,老師大多未能有效調適教學內容,照顧不同學生的學習需要。大多數家長對於孩子面對的困難和問題,未能夠充分了解及與孩子分析,更談不上如何面對及處理。不少家長只著眼於考試成績,將來升讀名校的機會及方法。

義補老師對於這個問題可以做的十分有限,我們沒可能有力量改變本港的教育生態,不大可能影響到學校的文化,亦不容易將家長的觀念轉變。但是,我們比較有可能做的是在於學生一方,並且透過學生增加接觸家長的機會,從而加強我們對家長的影響力。我們在指導學生學習時多用「學生中心」的原則,鼓勵孩子主動找出答案、主動提出問題、重視學習的過程而非單單看重結果,進一步來說要影響家長用這些原則教育孩子。此外,多舉辦與家長一起參觀活動、在郊外野餐、集體遊戲及分享戶外活動的學習成果等,這些活動和反思練習都會有助孩子培養積極主動的學習態度,將學習權交回孩子。

筆者過往文章: 
一團火校長室︰基層兒童的同行者(2015.10.21)
http://www.onfire.hk/2015/10/blog-post_21.html

一團火校長室︰教育孩子方法入門(2015.12.11)
http://www.onfire.hk/2015/12/blog-post.html

【一團火。校長室】關愛我們的下一代(2017.05.15)
http://www.onfire.hk/2017/05/blog-post_15.html

【火熱納誌】真。同行的助人之火


筆者:路斯
我樊偉納,是一位傳道人,喜歡別人叫我樊傳,既不傳統,也不覺權威;做機構時同事叫我做小納子,在教會當導師時青年人叫我做樊Sir。在群體找到自己位置,做好自己,做出應有貢獻和承擔,是我的理想社會典範。


真。同行的助之火

「頭先出地鐵,見個阿伯被鬧。原來佢想扶個盲,反被鬧:唔該尊重d,我識行。幫時,都要顧及對方意願,不就忽略左對方應有既尊嚴。

我在面書(Facebook)分享了這段親身經歷,不經意牽起一番討論。

有幫別人的心,本是好的,但幫卻傷害了別人,好心做壞事。助者看見被助者遇到困難,想幫輕他,但沒想到幫的同時,也拿走了被助者的生命刻,他面對困難的機會、成長的時刻、勝過困難的滿足。這種錯配,有時是出於無知,對受困者處境的不了解、誤解,幫助卻找不對時機和方案,若相處久了,會發現當事人面對這種日常「困難」,能建立個人能力感,離求助還遠。善用助人的心,比凡事要幫更能接觸人和他的靈,適當時一個笑容能化解憂愁,想深一層,人內心的強壯比外表的健全使更當得起風浪,但在高速的公共城市裡,誰願遍離跑線,挨近別人,去接觸的內心

一團火幫助基層,同時也助燃參與者的火,使他們享受自己的生命時刻,強壯自己的內心。每一位無論基層家庭、孩子、義工、伙伴,若他內心不強壯,去主動求助或主動助人,他會慢慢遠離團火的行列,即或他脫離了基層困境,又或他發掘到其他途徑幫助基層,總言之,每個一團火的人,會擁有強壯的內時刻驅動著他們和一團火的使命,以幫助基層為使命。

雖說不上從沒錯配,但一團火的成長,是越見樂助基層的同道,年輕學生、職青、成或長者,所以這兩年一團火也有新的發展和配搭,更貼近基層同行那邊廂受助基層家庭的情況,莫論政府歸因人口老化,但我們見到他們數目 遞增,同時負擔起養兒養女,不是等政府呆三五七年,呆個過時政策來處理了事,立即同行,才是沒有空講的對策。雖然團火沒有金錢撥款、沒有專業團隊,但每個有心人與有火人團結起來,合時及時的捐款和專業分享,使一團火持續與基層同行在這貧富懸殊的小城,我們不拿走基層的滿足感,也不在他們受困中離場,我們正行在當中,與他同行

筆者過往文章:
火熱納誌︰從接觸想起(2015.10.12)

http://www.onfire.hk/2015/10/blog-post_12.html

【火熱納誌】無忘落區的畫面(2017.04.17)
http://www.onfire.hk/2017/04/blog-post_17.html

【一團火。好鄰舍】發聲,為社區帶來改變!


筆者:Jacky
在公民組織「香港公民」擔任組織者,主要工作是串連不同社區組織,促進不同社群互相交流,集結力量,改善社區。

發聲,為社區帶來改變!

上一篇文章分享有提及過,成為「弱勢」是因為不能參與社區規劃的決策過程,但是提高社區參與,要有甚麼條件呢?

我記得在上個月,我和兩位深水埗區視障居民在石硤尾美亮樓在街頭做問卷收集意見,內容是關於「增設停車場出入口發聲裝置」。事緣是一位石硤尾的視障居民,提出當她每次經過停車場時,都會提心吊膽,因為她試過數次被突如其來的汽車,撞歪手杖。在深水埗區議會內,也有議員動議提出這個問題,可以房署卻以居民反對為擋箭牌,遲遲沒有跟進行動。因此我們決定在這個停車場的附近收集居民的意見。

在收集居民意見的期間,出乎意料地,原來不少居民也擔心這個停車場出入口安全情況,可以他們都未有試過反映這個問題,也不知道可以向那個相關部門反映意見。從居民的回應是可以看到,要提高社區參與,有兩個方面:1) 個人是否主動參與社區事務;2) 社會有否提供一個簡單且友善的參與機制。

早前我和視障居民約見石硤尾邨的互委會主席,希望了解更多有關停車場裝置及區內的情況。原來在我們持續反映後,屋邨諮詢委員會在5月18號開會通過加設減速壆,還有增加「注意行人」的紙牌,在會議後翌日已經加裝了,反映有關部門反應也可以很快。

雖然通過加設減速壆本應是值得一讚,可是,這個減速壆似乎沒有發揮到最大功用,原因是減速壆與行人過路通道,仍有一段距離,未必能處理車輛快速轉入停車場而造成危險的情況,因此,我們仍然建議增設發聲裝置,當有車輛出入時,可以提醒停車場附近的道路使用者。

在我們的社區內,除了「發聲」提示裝置很重要之外,居民「發聲」參與也很重要!加設減速壆是反映意見後的改善工程,看到居民參與為社區帶來切切實實的改變,同時,減速壆的安裝有待改善的情況,又正正提醒著居民參與的重要性!


我們作為社區的一份子,又是否願意發聲,甚至支持我們的鄰舍,為社區帶來改變呢?

筆者過往文章: 
【一團火。好鄰舍】不只是夜診... (2017.04.12)
http://www.onfire.hk/2017/04/blog-post_12.html

【一團火。好鄰舍】不是「年齡」使我們成為弱勢(2017.05.13)
http://www.onfire.hk/2017/05/blog-post_13.html

【深度報導一團火08】暑期營會:序

annlee 傳來的照片.jpg

我們於亞皆老街遊樂場進行訪問,期間阿O像個大小孩般坐在搖搖椅上搖來搖去,又不斷調皮地與在場的小孩「say hello」。他望向小孩的雙眼間,透露出對下一代無限的關愛。

「我真係好鍾意去camp架!」
為什麼那麼希望實習生團隊參加突破營會?阿O從2000年成為突破青年村更新園的成長遊戲義工起,便愛上了營會。他幫忙帶領了一個又一個福音營、領袖訓練營,在營會當中與青少年同行。他最喜歡營會的活動能創造出不少「受教時刻」,可以藉此更深入認識青少年,聆聽他們的故事,繼而進入他們的生命,與許多青年人建立關係。


他說,所謂的「受教時刻」,就是當活動中一些深刻的經歷,引發參與者很深的感受,腦海裏出現「原來我都可以咁架?」、「原來我有嘢唔識」、「點解我會咁嘅?」這些想法,使他們願意在某個領域上探索自己更多的時候。那個時刻,有如為他們在探索自己的路上打開一扇門。

「入camp,係為左出camp」
阿O曾於其他訪問中提及,年輕人在營會短短幾天內出現改變,但三日兩夜激情過後,還是打回原形。活動結束,參加者一轉身又回到原來的生活方式。他皺皺眉,直指問題所在,「營會只是模擬場景,令參加者處於真實場景時不相信自己能帶來改變。」

雖然進入真實場景才有效,但先將參加者帶入活動當中同樣重要。「入game,係為左出game。」、「入camp,係為左出camp。」參加者投入活動,認真經歷以後,才能嘗試學習將經歷帶到現實生活當中。換言之,在真實場景中應用所學技巧,就是「出camp」。營會內,「突破」的Eric Sir親身示範如何透過簡單的活動,例如運用十多個塑膠瓶,每人先選出與自己有關聯的瓶子,再談談原因,帶領年輕人反省,學習建立團隊,學習何謂令團體同步。阿O不禁讚歎:「勁呀!」

阿O希望實習生能明白團體「同步」有多重要。他引述非洲諺語:「想要走得快,就單獨上路;想要走得遠,就結伴同行。」一個群體規模越大,便需要越多整合。快的人要遷就最慢的人,因為快的人可以慢下來,但慢的人卻快不了。互相遷就,就是同步的基礎。實習生團隊人數越來越多,惟有同步,才能一起走更遠的路。

參加突破營會,對實習生來說,只是一個開始。這個營會擴闊他們眼界,從解構一個活動的結構,明白帶領活動的影響力可以這樣大。日後,實習生便會於真實場景中實踐所學,繼續操練技巧,慢慢學習。這是一個漫長的旅程。

「一團火」義補計劃強調長期關心弱勢社群,過去五年,招聚義工,與地區團體、教會合作,幫助有心、有能力的小學生每星期免費補習一次,以助他們進入大學。去年開始,「一團火」發起人梁啟業(阿O)帶領中六生及大專生組成的實習生團隊,關心義補升中的學生,希望繼續與接觸過的學生保持聯繫,陪伴他們成長,培育他們成為未來社會的知識份子和領袖。

新一年,共有13班義補學生升上中學。阿O最希望這班中學生可以在哥哥姐姐陪伴下成長,透過他們的生命,一同接觸世界上不同的人和事、一同經歷艱難。因此,阿O認為要先培養實習生團隊的心靈素質,讓他們成為願意為基層小朋友和社會付出、具反思能力、重視自己成長、能夠進入中學生生命的年輕人。

2017年5月28至29日,一團火實習生團隊在突破青年村參與了兩日一夜的營會,在當中學習帶領活動的技巧,學習透過活動,進入他人的內心世界,日後陪伴中學生同行。

「往前多走一步就足夠」

阿O認為實習生不必以Eric Sir作為唯一一個目標,「Eric Sir只是一種style。」Eric Sir因為專注,所以更專業。突破眾多義工當中,各有各獨有的風格,但依然能夠很好地帶領活動,透過經驗,然後認真反省真理、反省信念,進入參加者的生命。不同人有不同風格,但一樣可以進入人的生命。善於聆聽他人內心世界的阿O不禁說,「真係好鬼正!」

阿O提醒實習生不必焦急。他指向遠方的一點說,「譬如目標在那邊,我們只要向著目標往前多走一步就足夠,即使學不完,都不要緊。」如果想一次過就走到終點站,就不可能做得好。
——————————
撰文:Ann Lee
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學生,於2016年暑假加入一團火實習生團隊,對訪問人物有興趣。

【熊貓仔】碌地沙 (三)


筆者:熊貓仔

故事簡介:這裡沒有懸案、鬥智的情節,還請你別把期望放得太高。不談科幻、歷奇,只是些發生在你周遭的細碎片段。或許我們都曾感受過莫名的熟悉和陌生感-在必經之路發掘出新奇,或在不曾踏進的店內想起許多許多從前。這故事就是為了這樣子存在的,轉告你那幾件藏匿在街角的趣怪傳聞,和你朋友的朋友可能做過的傻事。這種沒甚麼大不了的故事,總值得存放在腦內一小隅,有需要時嚼兩口來解悶。所以在忘記之前,要記錄下來,以一種碌地沙般悠然的方式記錄。

碌地沙 (三)

       「紅梅谷,啱喇係呢度喇梅子。」菠蘿一口氣跑上通向獅子山郊野公園的長樓梯,扶着入口擺出勝利手勢。梅子和次郎也趕上了這趟拜訪望夫石的旅程。春日的陽光似在陪伴興致勃勃的小腳印,踏過一條又一條的石徑。沒有大人,也沒有經驗的行走本來就是小孩子所必然要經過的,而他們向來如是。

         沙田與黃大仙的距離並不容易理解,這是眼睛不再放到老實的地圖而只在路途的緣故,梅子將這都放在心裏。「睇吓,個路標有望夫石嘅公仔啊,應該就快到。」菠蘿跟有點喘氣的次郎說。「但係我有啲攰喇……」一邊講次郎還是一邊走。寬闊的山路綠樹成蔭正好讓他們吹吹涼風,更不時吹來一群友善的登山者。菠蘿笑問「啲詩人周圍行嚟行去寫詩,都唔知係咪扮輕鬆。」「我估都係。」梅子指着前方說:「真係好似啊——你地望吓。」三個都第一次跳出書本看到這座傳說中的怪石,好一段時間說不出話來。

       「媽媽咁揹住個仔會好攰架喎,呢啲傳說都係少聽為妙。」次郎少有地走在最前,摸摸望夫石的底部。「又唔係想像中咁好睇咋喎。」菠蘿和梅子小心翼翼地坐到石旁的位置,避過長長的縫隙。轉過頭來俯瞰山下景色,各樣建築都化作小星點,漫灑在翠綠的山巒之中。「呃人嘅……」梅子若有所失的看着,「又話個媽媽係等緊老公返嚟,所以日日望住個海。依家山下都無海,可以望到啲咩喎?」次郎一直探望樹下的猴子,身手相當敏捷,待這個時候才聽到梅子的話,確實不明白望海的故事何以並不存在。菠蘿試着解釋「或者只係依家填咗海,以前唔係咁呢。」望夫石或許聽不到他們的對答,所以一直放不下背上的嬰兒。

       「喂,你睇下隔離個叔叔係度摸個望夫石,唔知做緊咩。」次郎偷偷指住頭戴行山帽的老先生,身後更有幾個像學生的青年。「小朋友,我喺度用放大鏡睇緊有冇晶體嘅反射。」後來次郎還聽那幾個學生說,老師曾經舐石試礦物,至於是什麼原理,次郎便不知道也不敢去想像了,還是把這古怪的事情一併歸到望夫石的傳說裏就算。

筆者過往文章: 
碌地沙 (一) (2017.04.09)
http://www.onfire.hk/2017/04/blog-post_9.html

【熊貓仔】碌地沙 (二)
http://www.onfire.hk/2017/05/blog-post_9.html

【一團火。藥櫃】罐頭吞拿魚


筆者:劉嘉曦(Karen Lau)
美國註冊營養師。From Boston.


又到學期末,是學校的考試季節。這時候,大家可能想找點補腦食物吃一吃。

吸收均衡營養對健康的腦部發展是絕不可缺少,但某些元素對腦部健康特別重要。奧米加3不飽和脂肪酸便是其中一種能提升記憶力和腦功能的營養素。

一聽見「脂肪」,很多人便覺得要避免吃。其實,有些脂肪不但對身體有益,而且是必需的營養素。奧米加3脂肪酸便是一種必需脂肪酸。這種脂肪酸不能在體內製成,必須從食物中攝取。

含豐富奧米加3脂肪酸的食物包括高脂魚(如三文魚、吞拿魚、沙甸魚)和堅果種子類食物 (如核桃、亞麻籽)。要買到新鮮的高脂魚,價錢相當貴。堅果種子類食物也不便宜。您可以選擇甚麼價錢相宜、又富奧米加3脂肪酸的食物呢?

您可以試試選擇罐裝吞拿魚。您們可能聽說 「罐裝食物不健康」的說法。只要懂得選購,罐裝食品可以是價廉的營養之選。以下是一些小提示:

1)      選擇水浸罐裝魚 - 水浸罐裝魚的奧米加3脂肪酸的含量一般較油浸罐裝魚高。另外,您亦可避免攝取過多脂肪。
2)      選擇較低鹽或較低鈉的罐裝魚 如無較低鹽或較低鈉的選擇,您可以水沖洗,把一些鹽份沖走。
3)      在超市特價時多購入 由於罐裝食品能存放較長時間,在特價時多購入便能更節省金錢。

下次在家煎蛋或蒸蛋時,您可試試加入點吞拿魚一起煮,給您補允一點有益腦部健康的奧米加你3脂肪酸。

祝您們考試時頭腦精明、順順利利!



筆者過往文章: 
【一團火。藥櫃】快高長大所需的蛋白質 (2017.05.06)
http://www.onfire.hk/2017/05/blog-post.html

【Alex Yuen專欄】給愛教學的您


筆者:Dr. Alex Yuen
土生土長香港人,於本港完成法律系榮譽學士後,即赴瑞士修畢工商管理碩士和博士學位。現為美國高盛集團副總裁及美國哈佛大學商學院智庫學者,並兼任香港科技大學客席教授、香港中文大學禮任教授與英國BPP大學特邀教授,同時計劃於英國倫敦完成其見習大律師實習期。

給愛教學的您

很想寫下一篇引起不少人討論的章節:廿一歲時我當上大學講師

申述一下,歲數只是巧合,將不是我討論重點,所謂人外有人。亦容許讓我澄清一點,以下部分只涉及個人見解,不需以此作全部事實之根本。

從同業得知,今年盛夏,將有不少朋友選擇加入大學助理講師的行列,在此,小弟先預祝各位旗開得勝。誠然,猶記得我初期對大學講師這份職業,並不抱太大興趣,或許因爲我覺得當我選擇修讀法律的緣故,就應要走到大律師的崗位。後來,在我度過數年在法學院坐上席的洗禮後,竟會發現自己會對於面前的教授,對其演說技巧抱有點點幻想,意指我心態上會告訴自己:假如我站在台上,我會這樣演說云云。

我在此絕非要大家質疑或挑戰自己的老師,他們的人生閱歷與肚內的墨水,按道理比我們多,應要予以尊敬,可是,教育也會崇尚創新,只要不離經叛道的情況下,添加些個人風格的改變,或會有更好的化學反應。

歸因我常常都有這樣的想法下,漸漸開始對講師這行業產生少許感情,也開始做了很多的功課和網絡人際。戲肉來了,也是我想帶出的重點之一,經過一段日子,我發現大學有一點趣緻的地方,如果閣下碩士畢業後,其家庭的財政狀況也不是太緊拙的話,可向您該學系而又欣賞您的教授,嘗試獲推薦以Visiting 或 Adjunct Faculty(V/AF)身分方式進行邀聘。各位大可根據自己成績表上最高GPA 的科系動刀,此舉既能充分表現對該科的熱誠,也表達對該科的知識水平,但前題各位真的熱心教學,而非看上“我喺大學教書囉!”此等虛榮,路遙知馬力,總有一天會原型畢露。至於細節上,我僅能給予以上方向,還需以具體學系才再作佐證。以我個人己見,V/AF 或許時間上較彈性,相對上更易找尋其他副業。

情況就像大家辛苦考進政務或行政主任後,那條升職的路途我相信比長城更長,甚至前途會比祖國更灰矇,但半路殺出一個程咬金,可能因為某原因,你的上司離任了,需要找人中途取替。但經驗告訴我絕少找直屬上司之下的人,多會找外來某專才空降,以完成過渡任期,後來那位人兄事後也順理成章遷升至其他部門或繼續留任。而您,當然一直不變地於相同崗位上工作。我估計大家選擇投身公務員或許欣賞其性質安穩,但升遷體制或許也同樣安穩不動⋯一陣子。

您或要付出無比的努力以爭取表現,但在你全神付出後,試問你會否受得著徒勞無功的催眠呢?就算您有多熱愛教學,總會有氣餒的時候,也會有懷疑自己才能的時刻,既然有這一道,同樣能令學生獲益的「後門」,何不選擇加以運用?

故此,當我發現本港大學教職員體系漸漸側重聘請V/AF(此舉大學可省下大量成本,詳見 https://www.bankcomm.com.hk/…/documents/page_547_lump_pdf_6… ),概括來說,V/AF的 “打散”人工很奀的,多以每小時支薪,也沒有福利及保障等。

看透這樣節約的經濟環境,也經我一番經營之下,當上香港科技大學一名商學系客席講師。的確,過程中我沒有要求任何津貼,這世界倒很可愛,若您連貼錢(我只是貼車錢而已)也肯去當一件事的話,沒有什麼人會完全拒絕的。當然不是要大家妄自菲薄只要肯免費也一定會有人欣賞的天真想法,當時的我,已考取CFA, CFP, FRM等具認可的牌照作不時之需。

基於以上原因,所以我非常享受其中,不會感覺大材小用,也不會感到沒薪資就該對上司和學生減少投入,反之正正因為我清楚自己的定位,以此好好磨練自己,接受一切對自己的教學評價,就算壓力大得要命的時候,也咬緊牙關地坦然面對,更讓自己慢慢學會運用這難得的踏腳石,為自己往後爭取更多,並寄願走得更持久,長遠。後來,不斷的努力練習和創新教學思維以予人肯定下,配合不斷進修的歷程,再獲學院提攜為客席高級講師,再後來出任客座教授。

一切走來,我告訴您來得很輕易都不要相信,基於篇幅所限,當中細節位不便在此詳列,但我可以告訴大家有一樣東西,是我親自試驗而成功,就是無時無刻要展現出一份,踏實的勇氣。

不少我認識的朋友,往往缺乏信心而導致勇氣盡失,令眼前機會白白流走。但我是常常毛遂自薦,擔當一些我能力所及兼認定能勝任的職務,托賴,如今當上客座教授之職。我既沒有後台,也沒有父幹,就窮得只剩下勇氣,加上,我常告訴自己,我這把年紀,沒有什麼瘀不起,對嗎?所以一直的屢敗屢戰,令我儲下堅強的骨氣,獨撐自己,踏上青雲。

事實上,我只是冰山一角的例子,並不是全部人的現實寫照,但我總算開創了個人先河。可是,我不會把整份功勞全歸自己,當中受功的,除了在我背後默默支持的雙親外,還有眾提攜我的恩師們。若然個人處事謙卑,而靠實力上位的,我深信師徒關係定可穩健走到最後,並在路途中吸取無限脾益。教育這風氣,本是和氣無私的。

可師徒關係中總會發生「第一次」- 初次見面。

萬事起頭難,當時第一位推薦我加入香港科技大學作客席講師是倪教授,在穿針引線下,我有意想他成為當時我的博士畢業論文命題的導師,但未邀請他時,我要戰戰兢兢邀約他共餐以準備我的「大計」,言談過程不作詳述。但當晚我回家後卻收到一則短訊而令我為之一振:(中譯)你的談吐與禮貌不像一般年青人喔⋯ 下刪六句(放心係讚緊我)

對!背後想帶出的是尊重,我很清楚餐桌上對面的是什麼人,我也清晰自己的來意,席間我倆只專注對方,就算電話上倘有緊急事情,都會說聲不好意思後儘快完成,而非邊吃邊篤手機。他貴為大學教授,而我只是區區學生,他也沒有任意妄為之作。我想說明一件事,就算面前您是與誰吃飯也好,尤其家人,若非緊急事情就請把手機放下,真的,我不是道德觀念上身,我意思是說,您若然心機不在於此,為何還要出席以表現您那份「專心」?天下間總有無數不能來的藉口能令您借用,對嗎?

所以,不少客人和朋友,常在我面前玩手機的話,內心會予以區別。我相信每個人的忍耐程度都也有一定底線吧,重申我非為那些數次都不許的專橫之士,但也不必全程左手機右叉子吃飯嗎?儘管我樣子看似甚麼事也沒打緊,但至少給予對方一點應有的尊重吧。我來赴約,一定相信有些事情非螢幕上能解決的,那我也會珍惜這份點點緣份,到最後原來志不在此,這我明白。

我不是自大的在此教精各位,而是我認為良好品格是需要不斷修煉的,長期習慣一些壞動作,很容易一時間矯正不到,尤其現今資訊實在太誘人,到最終於某某面前出糗。手機,我也會玩,我也常玩,但絕少要急不及待一定於吃飯那短短的三、四小時內解決,更何況我有心約出來的?待家人如是,待朋友如是,待任何人皆如是。我好言相勸大家,萬件事總會有先後次序,請細心排列。

話說回來,我的確很歡欣接收到倪教授這則訊息,但我沒因此沾沾自喜,只是回覆他一句:客氣,只是沒有人找我而已。

臨睡前,我加了他的領英(LinkedIn),藉此告訴他,有關我的履歷,我和他共同的研究嗜好云云,好讓他於往後時間慢慢審閱,兩天後,他答應成為我的論文選題指導導師,大半年後,他力邀我成為他教學職能上的助理,並會配上客席講師職銜。

大家可選擇由此借鏡,在現今提倡環保的概念下,如何突出自己也很有學問,您應不會隨身帶備兩至三份履歷出街吧?而LinkedIn 這類程式系統,卻往往帶來超乎紙本履歷以外的強大資料。建議大家在適當的時份,加以利用和梳理,或許,它就是您寶貴的助力。後來,如是者第二三四⋯位的恩師,我本以保守的智慧態度行事,而塑造成今天在大家眼前的我。所謂生活的處世智慧,非數學公式般能羅列到盡頭之地,而是靠日積月累地汲取身邊無數的人和事,再深化成為千變萬化技巧,並慢慢展現出來的,風骨美態。

因緣際會,於今天來行走江湖,是重要非常的一環。但必先乖乖學會一件事,先靜靜坐下來,留心聆聽坐您對面的人,從他的口中,能讓您學會甚麼,而您又能過濾到甚麼。

各位千里馬,您,找到屬於自己的伯樂人脈嗎?


(圖:筆者提供)

筆者過往文章: 
成就自己,成就他人(2015.11.06)
http://www.onfire.hk/2015/11/blog-post_6.html

【Alex Yuen專欄】「父」(2017.04.06)
http://www.onfire.hk/2017/04/alex-yuen.html

【Alex Yuen專欄】男怕入錯行 (2017.05.11)
http://www.onfire.hk/2017/05/alex-yue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