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熊貓仔】碌地沙 (二)


筆者:熊貓仔

故事簡介:這裡沒有懸案、鬥智的情節,還請你別把期望放得太高。不談科幻、歷奇,只是些發生在你周遭的細碎片段。或許我們都曾感受過莫名的熟悉和陌生感-在必經之路發掘出新奇,或在不曾踏進的店內想起許多許多從前。這故事就是為了這樣子存在的,轉告你那幾件藏匿在街角的趣怪傳聞,和你朋友的朋友可能做過的傻事。這種沒甚麼大不了的故事,總值得存放在腦內一小隅,有需要時嚼兩口來解悶。所以在忘記之前,要記錄下來,以一種碌地沙般悠然的方式記錄。

         在公園跑了不知多少個來回,將球踢入某兩塊石頭之間。直至守門員生厭,就會回家。只有梅子會對門口那界石說幾句話、鞠躬才恭敬離開。「佢係個盡責嘅守門員。」次郎今天猜輸,在龍門站了一下午,所以像是忽然找到同伴「如果再猜輸,我都快變做石像。」。

    沒人問起梅子與界石先生有何過節。梅子太擅長守秘密。「呀你估舊石猜輸咗幾多次呢?」菠蘿每次總會問些無厘頭問題「鬼知咩!」「佢邊有手呀!」「出包一定贏喎…」梅子和次郎總是忍不住口回應。域多利亞道的長度大概是他們邊走邊談到第五張特別版遊戲卡。

        次郎在電車路街口與他倆分別,他們便沿着車軌前行,直至看見「堅彌地城海旁」的路牌。「大話精。」菠蘿每次經過看到路牌,都會笑它。「你咪咁話佢啦。以前喺到真係有海㗎!」「點可能呀⋯你又係聽啲大人講?」梅子面有難色,支吾應道「嗯…總之係有海啦!」菠蘿提議將名改咗「堅彌地城舊海旁」,就不會誤導人們了。得不到梅子和應的二十秒後「我諗到嗰更好嘅名…」似是等待聽眾發問「不如改做『堅彌地城假海旁』?」梅子本來緊盯養路牌,菠蘿說完後,瞥了他一眼就說累了要回家。

        今晚梅子特別早就躺上床。想像風扇是船的摩打,船的外表是輛單層電車,不用軌都能出海。乘着浪濤,卡達-卡達。到達那個好像名為青洲的島,插下自製的旗幟,去尋找其他島嶼。應該還有紅橙黃綠藍紫,六個鄰居。「喂!」他聽到海底裡有人在呼喊,聲音如奶白色的水母,時浮時沉「捨得起身未呀,仲瞓!」一下被巨浪捲上岸,面前就是嫲嫲不耐煩的臉「七點半啦。」。

        梅子心情異常的好,他知道了海旁許多秘密。回到學校時靜悄悄地問老師能否把英文名改成Praya「唔得喎,Praya唔係人名嚟㗎。更何況唔係英文。」老師微微傾前說了個梅子不想得到的答案「雖然我都好鍾意呢個字。」既然喜歡何不允許呢?

        放學又是足球的翻滾時間,今天守龍門的又是次郎,他出了揼。「睇波啦!」菠蘿今天心不在焉,可能是昨晚發惡夢。 界石從梅子那裡聽來很多舊朋友的消息,例如海已經是呈綠色,應該是青洲在融化。


        「呀你話次郎變石像嗰陣,界石等到佢要等嘅人未呢?」次郎還在生悶氣。

筆者過往文章: 
碌地沙 (一) (2017.04.09)
http://www.onfire.hk/2017/04/blog-post_9.html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