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熊貓仔】碌地沙 (一)


筆者:熊貓仔

故事簡介:這裡沒有懸案、鬥智的情節,還請你別把期望放得太高。不談科幻、歷奇,只是些發生在你周遭的細碎片段。或許我們都曾感受過莫名的熟悉和陌生感-在必經之路發掘出新奇,或在不曾踏進的店內想起許多許多從前。這故事就是為了這樣子存在的,轉告你那幾件藏匿在街角的趣怪傳聞,和你朋友的朋友可能做過的傻事。這種沒甚麼大不了的故事,總值得存放在腦內一小隅,有需要時嚼兩口來解悶。所以在忘記之前,要記錄下來,以一種碌地沙般悠然的方式記錄。

「開門啦,菠蘿—開門啊!」梅子與次郎拍打着那道發黃的木門,就是不夠高按門鈴。然後菠蘿敲出他們的喑號,換來幾下沉實的響聲。門開了,菠蘿又去研究他的一部卡式機,搓動手頭的一支鉛筆,左轉轉右轉轉,把圓圓的臉貼到機身。梅子相當熟悉架步,走到沙發旁拿起報紙。 

次郎問:「你唔怕悶咩,成日都聽住啲錄音帶。」「靜啲,你地聽下—」菠蘿從後掩住梅子的眼睛,着他擱下手中的報紙。先是稍微變調的怪音,之後悠悠然傳來一把甜美的女歌聲,「我心中的故鄉,這裏讓我生長」菠蘿和次郎都和着唱。菠蘿似懂非懂的問什麼叫故鄉,什麼能生長?梅子也不太清楚,就說是一個我們的地方。「屬於我地三個嘅地方?」次郎再問。

「菠蘿,菠蘿,你聽唔聽到啊?」三個都擦擦耳朵,歌聲以後竟出現一位老人的聲音。「爺爺啊,唔知你依家幾大呢?有冇同朋友仔周圍去玩啊?記得我細細個就通街跑,出面嗰個電車站,我成日都想爬上去捉住兩條線,好似打韆鞦咁,拋呀拋,拋到好高好高……」

梅子摸摸頭頂,笑菠蘿就是顧着前面的錄音,原來後面還有的。次郎搖搖菠蘿的手臂,說道不如下去看看電車軌。菠蘿還沒有回過神,尚未弄清那個是爺爺便被他倆拖了下樓。次郎跑在前頭,踢踢躂躂走下唐樓的梯階。轉過街角,三個登上了見慣的電車,不知怎樣總覺這天有點兒不同。

叮叮—叮叮,梅子提議不如在碼頭下車。到海邊看看,其實也不是第一次三個小孩到外面走走。次郎大喊:「好大個鹹蛋黃啊,你地睇下!」黃昏的岸邊,三個小孩子。「呢度真係好靚。我呢,我大個想揸架船出去,唔知我地可以去到幾遠呢?」梅子望住個海問。菠蘿搭着梅子和次郎,「不如……試下去睇多啲呢個屬於我地嘅地方。」


回到家,又再轉那鉛筆,也把這番話吿訴爺爺。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