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火熱納誌】無忘落區的畫面


筆者:路斯
我樊偉納,是一位傳道人,喜歡別人叫我樊傳,既不傳統,也不覺權威;做機構時同事叫我做小納子,在教會當導師時青年人叫我做樊Sir。在群體找到自己位置,做好自己,做出應有貢獻和承擔,是我的理想社會典範。

參加一團火,是一個階梯過程,直至時候到了。有幾個畫面,深刻影響我對基層困苦產生。

2014年佔中,那時候我不是走在前方的社運人、政治人,但因著自己是青少人工作者,所以帶著一份關注落到旺角佔領區。當時我親眼見到市民出來保護學生,我沒想到這份勇氣也實踐了青少年工作,但那些學生又為何走出來?有人說他們被控制了,有人認為他們為個人利益出發,我所認識的年青人們,他們只是看不過眼政府漠視社會上的弱者、窮人,這又是另一份勇氣,是落落區的勇氣。

佔中後,我希望親自落區了解民間情況,適逢一位朋友做助選,帶領我第二次落區。那時候,一個月接觸兩至三次屋村街坊,了解他們面對生活的掙扎和不公平,同時也有很多人平靜過活。當我每次更新地區資訊,知道地區背後面對的圍標事件,議員三點不露,我覺得不應讓這些街坊不明不白地過活。每次落區,都希望給他們一份知覺、醒覺。

直至2015年中,我剛神學畢業,當時我想做一件事,更徹底感受社區,然後我訓街。我相約朋友在行人隧道旁,我先到,那裡集中了二十多個無家者和家當。等的過程中,一位露宿者來搭訕,他很年青,大約四十多歲,他是來勸我離開回家,因他覺得我很年青(當時我35歲),不應在這過夜。他做地盤工作,也很努力工作,但因工作不穩定,半年無工程,跟著屋租逼他來到隧道過夜,一天一天就這樣過去。雖然他無家可歸,但他仍關注我,勸我盡早歸回,他對我的憐憫,至今我念念不忘。


帶著這些落區經歷,他們的勇氣、他們的醒覺、他們的憐憫不住催促我,直至我來了一團火,讓我做一點事,更新我們社區的畫面。

筆者過往文章:
火熱納誌︰從接觸想起(2015.10.12)
http://www.onfire.hk/2015/10/blog-post_12.html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