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2月更新】各補習點:招募義補導師

一團火各補習點正招募義補導師及學生, 請share開去!

我們有個18個補習點有足夠導師去開班,但仍有28個補習點只要每個點找到2位英文、2位數學導師,便能開班,你還等什麼?快些把信息廣傳開去,邀請朋友一同來一團火義補計劃簡介會,為解決跨代貧窮出一力! 

另外,同時邀請你將消息傳開,讓更多有心、有能力的小學生參加【一團火】義補計劃。
香港社會對弱勢社群的長期承擔不足,引致貧富懸殊嚴重,【一團火】實踐基督信仰的平等和分享精神,招聚義工、與地區團體、教會合作,幫助有心、有能力的小學生補習,以助他們進入大學。 

------------------------ 
【一團火】義補計劃簡介會 - 網上報名:
http://goo.gl/LUzow8
一團火】網誌︰
www.onfire.hk 

學生招募熱線:7723 9791

【義工訪問】葉耀康——走過創傷,迎來恩典與使命

香港這樣的一個經濟城市,似乎每個人從出生起,就得學會競爭,成為市場上優秀的競爭者。每個人都成了孤獨的個體,而非同舟共濟的群體。為何在這環境下,仍有人願意付出時間,與基層同行呢?一團火義補計劃義工Daniel(葉耀康)與你分享他的成長歷程如何讓「與基層同行」成為他的使命。
從自卑說起
Daniel準備應考公開試(DSE)那年,教會內的青少年當中只有他一人是應屆考生,各人的關心自自然然地全落在他身上。每每見面,他都被問及:「點呀康仔,就考DSE喇喎,緊唔緊張呀?」那時每次都回答「不緊張」的他,內心卻是承受著恐懼的折磨。恐懼一天一天蔓延,缺乏安全感的他沒有勇氣向身邊人傾訴。因此,隨之而來的是沉重的壓力。最後,Daniel的公開試成績未如理想,也是朋友當中分數較低的一位。加上一年後,教會內另外六名公開試考生的分數都比他高,心中難免會跟他們比較一番。
然而,公開試為Daniel帶來的創傷並未就此停下。他升讀大專院校後,感到別人總是有意無意地小覷自己。他記得,一次填寫表格上「學歷」一欄時,一個朋友問:「咦,阿康,你剔大學定大專呀?」 當時自卑的他聽到這個問題,自然聯想到對方看不起自己。「我不喜歡聽到這些話。我的學歷跟他沒有關係。」他說。
又有一次,年紀比他小一歲的朋友經常以Daniel「已經學習過相關知識」為由,請教他學業上遇到的困難。但當Daniel指出自己不懂時,朋友衝口而出:「下,你唔係讀左架喇咩?」這些聲音,聽在耳中,都讓Daniel感到自己被看不起,也很難受。
完成大專課程畢業後,他面對求職的挑戰,令他一直無法脫離自卑的煎熬。最令Daniel著迷的是飛機維修工作。可是寄出的四封求職信不是得不到回覆,就是面試後因他患有色弱而不被聘請。這次求職的經歷,大大打擊了他。「突然間覺得自己好無用。學歷低,又有缺憾。」
遇上沒有看不起他的同事
自卑感帶來的失落包圍了Daniel一段很長的時間,直至現在工作的公司聘請了他,才覺得生活有了盼望。「我覺得以前的所謂創傷,慢慢都會變成恩典。」
回想起最初求職時的失意,他慶幸那時一間公司沒有聘請他,現在才不用到離家遙遠的機場上班,才能擁有更多時間休息和發掘工作以外的興趣。他更感恩,現在在公司內認識了一眾好同事。他相信,這是一個對「職場新鮮人」來說很好的起步點。「最初,我被派到負責噴油工作的部門,如今終於可以接觸用工具去維修的工作,也是我最感興趣的。」
學會把創傷視為恩典,與Daniel的基督教信仰不無關係。「因為我認識了神,學會時常禱告,求問神的旨意。在等待的過程中,培養了我的耐性。於是我開始相信,時間長了,事情的情況會漸漸好轉。」而對信仰有更深認識後,也讓原本「收收埋埋」、缺乏安全感的他更樂於與人分享、傾訴自己的感受。
只是同行,仍有更好的發揮
Daniel不僅從創傷走到恩典,更開始發掘到自己的使命。「我討厭別人因為我學歷低而小覷我,所以我不希望其他人認為低學歷的人無用。儘管我們學歷不高,依然有能力去服侍他人。」這也是推動他成為一團火義補計劃義工的最主要原因。
加入一團火已經約半年,他發現付出的同時自己也有所得著、有所成長。「籌備活動的過程中,與各有長處的義工合作,看到每個人處理同一事情都有不同做法,從他們身上學習到很多。」
他說會繼續在一團火做義工,因為最叫他珍惜的,是義工之間的同行與陪伴。「以往的我很自卑,總覺得找不到人與我一起去做一件事,但在這裡有『同行』的理念,有大家與我一起同行,我很珍惜,想與大家一起同行下去。」
現在,Daniel仍不斷尋找適合自己的位置。「雖然每人能力不同,但相信每個細節都同樣重要,當中總有適合我發揮的地方。」

一團火跨代貧窮座談會(二月份)

 

一團火從二月起,每月的義工月會將邀請不同嘉賓作講者,就「我可以為跨代貧窮問題做甚麼?」作分享,及與一眾義工交流。這個月,我們邀請了莫慶聯先生(前香港城市大學專上學院社會科學部高級講師)作本次座談會嘉賓。

以下是莫先生於座談會當日與大家分享的主要內容:

文:Grace Kwok (一團火義工)

貧富不均是第一個要處理問題。這是一個由全球化引起的問題。香港最富有的1%的人口,掌握香港50%的財富。與美國比較的話,根據樂施會報告,美國最富有的1%人口,只掌握全社會47%的財富。可見,香港的貧富不均問題比美國更為嚴重。根據樂施會研究,全球8大富豪身家總值60萬億美元,相等於全球一半貧窮人口——36億人的財富總和。

香港一開始不認同貧窮問題,之後認同貧窮問題,更成立扶貧委員會。後來因政權交接問題,扶貧委員會不了了之。民間團體於90年代作出警告,說貧窮問題會一直惡化。經濟好不能改善貧窮問題,反而拉闊貧富差距。梁振英上台後,一直推出眾多舒緩貧窮的措施。根據2015年官方統計數字,香港約有97萬貧窮人口,貧窮率是14.3%。相比起2014年,貧窮率微升1%。雖然政府致力改善貧窮問題,但貧窮人口並沒有因此下降。講者猜測這是源於貧窮問題積壓已久,故使政府推行的扶貧政策無效,不能達至資源再分配的作用。其中,長者貧窮問題最為嚴重。在香港的貧窮人口中,三分之一為長者。因此,民間團體致力爭取全民退休保障。

跨代貧窮即由父母那一代帶給兒童的貧窮。根據統計,香港約有20萬兒童生活在貧窮線下,兒童貧窮率為24%。即是說,四個兒童當中,便有一個生活在貧窮線下。根據社區組織協會估計,2013年,居住在劏房的兒童約有3萬。到了2017年,居住在劏房的兒童數目升為4萬。兒童貧窮問題的引起的問題有不少。比如是影響兒童身心發展,源於缺乏資源去學習、去參與不同的功輔班、興趣班。另外,不敢跟別人社交、自尊心低、不敢跟別人說自己在領綜緩、不容易參與課外活動等等。雖然現在能免費網上學習,但不包括購買電腦的費用。居住在劏房的兒童,可能沒有活動空間,只能在床上玩耍。這就是一團火義務補習天地所接觸的小朋友的處境。基層兒童不一定有補習的機會,故一團火能滿足他們的需要。基層兒童沒有辦法參加很多的興趣斑。雖然有一定的政策支援綜緩家庭,但很多人在這個基制下,仍不能取得適當的緩助。以上就是跨代貧窮家庭所面對的處境。

東華三院委託香港理工大學於2015進行調查,發現這類家庭的家長大部分都是長工時,部分更身兼數職,因而沒有時間跟子女溝通,儲蓄也不多,家人是長期病患者,以上因素均影響貧窮家庭。以及,大部分家長為單親父母,低學歷,新來港,故只能從事低學歷,低技術的工作。這些工種的薪金較低。去年,香港大學醫學院曾進行研究,研究會否隨經濟地位高與低,影響小朋友。研究將香港家庭分為高社經地位,將家庭月入65000元仍為一個高社經地位的家庭;一個家庭月入20000為一個低社經地位的家庭,去比較兩組家庭的子女表現。研究發現,低社經地位的家座子女在K3時,他們的智能發展比高社經地位的子女約低23% ,語言認知是低25% 。研究一路追蹤至小三,時間愈長,低社經和高社經地位的小朋友的差距越大。低社經地位的中文和數學成績相差約20%。另外,低社經地位的兒童的行為問題比高社經地位多29%。可見,出生於基層家庭,對小朋友各方面的成長有一定的影響。

回到今天的主題,我們可以為跨代貧窮做什麼。首先,我們要實際點,不可高估自己的能力,只能為跨代貧窮問題作一份貢獻。我們的付出,不能使跨代貧窮問題立即解決。我們該思考補習的目的。透過補習,我們能跟基層兒童成為朋友,成為他們的榜樣,以提升義補學生的社會資本。

若被服務對象拒絕,我們可以持續地以誠意打動對方,以及理解對方拒絕的原因。接觸義補學生時,需作出思考。其一,我們有沒有以一個平等的態度去看待義補學生,以及有沒有為他們提供合適的工具。接觸學生,持續的關心遠比技巧重要。

此外,貧窮是結構性問問題。我們可以透過實際行動去舒緩問題,如制造平等機會。其一,透過社區教育,減少大眾對基層的誤解。其二,我們可以由制定稅制,法律,改革著手,促進社會改變。其三,就跨代貧窮作倡導,如建議家庭友善政策。

最後,我們要將基層兒童的需要和資源結合,發展服務對象的潛能,持續建立互信關係。我們應該多作同理心的聆聽,建立平等關係,不好就服務對象作出比較。另外,我們可以改革資源分配不均的制度,如就入大學之門,提供一個較闊的瓶頸。

一團火協助基層兒童贏在起跑線上。義工需問自己留在一團火服務的理由。我們可以對成就和成功重新定義,如提出一個更好的成功指標,促進多元方向去達到成功。

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行政學系助理教授周保松,在2010年寫的一篇文章——走進生命的學問當中寫道: 既然我們只能活一次,我們就應該認真對待自己認真地對待價值,並盡可能要求自己依信念而活。我們不是在世界之外,而是在世界之中。我們改變,世界就會跟著改變。我們快樂,世界就少一分苦;我們做了對的事,世界就少一分惡;我們幫了一個人,世界就少一分不幸;我們站起來,那堵看似堅不可催的高牆,就少一分力量。


總結,我們可以集結志同道合的人走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