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同童鬥智】Task 2: 弱點,當反過來看!

專欄:同童鬥智
與小朋友同行、一同學習,同時與他們鬥智力、引導他們發揮他們的小宇宙。

作者:木羽(Sandy)

個人簡介﹕新聞及傳播系畢業,曾任職非牟利機構公關、出版社編輯(負責家庭親子雜誌及其他書籍)。2013年與〈樂心舍〉籌辦「民間小記者計劃」,讓基層兒童接觸新鮮人、新鮮事,藉社區採訪,誘發孩子思考與發問,豐富孩子的經歷與體驗。2015年辭職,往澳洲放個長假(工作假期),同時希望給自己一點空間思考。在澳洲,機緣巧合下讀了人生教練(life coach)、催眠(hypnosis),一讀即愛上,希望將所學協助身邊的朋友拆解當前遇到的問題。對於教養小朋友,深信要按每個孩子的個性幫助他成長。
----------------------------------------

大清早,2個小可愛走來我房間門外大叫﹕Sandy, morning time! 」然後我打開門,一手抱起他們倆,他們燦爛的笑著。2個小可愛說﹕「今天你和我們留在家裡」,我假裝不知道的說﹕「是嗎?真好!」。

跟小朋友一起,可以是很棒的經驗﹕講故事、做有趣手工、在泳池玩水、到遊樂場玩,跳唱兒歌,他們的首本名曲是5 Little Ducks", "5 Little Monkeys Jumping On the Bed",聽到就會聞歌起舞,走上我床上跳來跳去。

做些他們從未做過的事,往往令他們感到很興奮。
「好了,是時候玩些很好玩的遊戲!」說的時候神情要多誇張有多誇張,引發他們的好奇心。有次我們到後園用粉筆在地下畫了個計分圈,擲石頭,看誰擲到圓中心最高的分數;又試過用吊架、水樽做滑水道,完成後,他們不斷重覆倒水,看水如何流下,甚覺新奇。
當自己在設計遊戲時覺得會好玩,小朋友一定也喜歡。玩這些新玩意,往往令孩子很喜歡你!

有時湊小朋友會感到累,因為他們「無時停」,  弄得隨處是玩具,不過當想到我現在做的不只是湊他們,而是要幫助他們成長,想看到他們每天一點點的進步,放正焦點,那我就會以欣賞、明白的角度去看待他們,而不會被「又整到成地亂七從糟」破壞自己的心情。

Blake的個性實在惹人喜愛,他充滿想像力,這一刻說要做科學家,裝水放在不同容器,倒來倒去;下一刻說要做廚師,穿上廚師袍,拿刀切食物,拿cushion搭建太空船,然後躲進cushion堆中,說要登上太空船上火星,過一會從火星上回到地球,會告訴你說從火星見到恐龍。他愛爸媽,每次到公園都會拾地上的花,說要送給爸媽,做cupcake又會想到爸媽。他充滿同理心,當我撞倒,會關心問﹕「你沒事嗎?」他好動、社交能力強,會主動與陌生人交談。凡此種種,我都會經常讚賞他,讓他知道自己有很多美好的特質。

他的好奇心強,對很多事物都感興趣。但另一方面,他沒太大耐性,玩捉迷藏,他捉我們時跑了一會就說沒力氣;畫畫時只塗了一點顏色,就叫我幫他塗,很多時開展了一項玩意,很快就失去興趣,去做其他新鮮事。要不住的鼓勵及為他尋找動力,他才會做一件事久一點。

接受孩子的「弱點」或「非常獨特」的個性,有時可能不太容易,不過如能將所有的弱點都反過來看好的一面,例如將小朋友的「倔強」,看為「堅持」,看待孩子不帶任何標籤,必幫助他們發展潛力!


我發覺跟孩子談論我所看到他好與壞的行為,非常有用,他會慢慢注意到關於他自己。有一次為了坐上搖搖板而推跌妹妹,跟他作了次事件引述及檢討,他似乎明白了如果這樣對他,他也會不高興,學習了「動口不動手」解決問題。下一次看到他懂得有禮貌地問妹妹,可否借東西給他時,這一點點改變,當是對自己最大的快慰。

【同童鬥智】Task 1︰ 第一天當「保姆」姐姐 !

專欄:同童鬥智
與小朋友同行、一同學習,同時與他們鬥智力、引導他們發揮他們的小宇宙。


作者:木羽(Sandy)

個人簡介:新聞及傳播系畢業,曾任職非牟利機構公關、出版社編輯(負責家庭親子雜誌及其他書籍)。2013年與〈樂心舍〉籌辦「民間小記者計劃」,讓基層兒童接觸新鮮人、新鮮事,藉社區採訪,誘發孩子思考與發問,豐富孩子的經歷與體驗。2015年辭職,往澳洲放個長假(工作假期),同時希望給自己一點空間思考。在澳洲,機緣巧合下讀了人生教練(life coach)、催眠(hypnosis),一讀即愛上,希望將所學協助身邊的朋友拆解當前遇到的問題。對於教養小朋友,深信要按每個孩子的個性幫助他成長。
----------------------------------------


來到澳洲第6站 - Cairns,找到一份Au Pair(照顧小朋友)的工作,一星期工作2-3天,交換食宿加有一點「零用錢」,錢不多,不過省了住宿、食物,有自己的房間、不用照顧小朋友時可對著泳池看書、做自己其他工作,都算不錯。未去之前已感覺這個家庭應該是挺友善的,招聘post寫著「跟小朋友玩,have fun!」


的確,這個家庭很easy going,沒有甚麼特別要求,又不要求我煮食。媽媽Tanya有間很潮的店舖 X cafe-Bone & Jones,賣澳洲本地設計師手造很有創意、funky的飾物、裝飾、衣物,不時辦不同的工作坊,亦租借場地予公眾舉辦小型活動,惟獨暫時人流不多,遲點或會幫忙一點marketing,推廣一下。爸爸Steve是個教育組織的經理,善長做木工,用木砌別具一格的裝飾、床、椅⋯⋯」;Bones & Jones裡的木椅、吊櫃、木的裝飾都是Steve的傑作。


今次是正式第一次做Au pair,我的目標不只是照顧小朋友,而是令他們感到被愛、受重視、有價值、幫助他們成為有自信、會關心人的人。


抵達Cairns的一天,Steve來接我機,一起接2.5歲Meisha及4.5歲的Blake放學,學校有很大的戶外場地,有很多看起來很友善的老師。第一次見Meisha,她很害羞,不太敢向我走近。Blake卻是個挺外向、善於社交的小男孩,跟我打招呼。

回到家,我和Meisha和Blake到後花園玩,Blake玩鞦韆玩得很開心;Meisha膽子小,不敢玩鞦韆,Blake跟我說她玩不到,我感覺Meisha不敢玩鞦韆是跟哥哥說她「玩不到」有關,我說抱著她玩,她還是不敢。我知道要令Meisha敢玩鞦韆,要從哥哥入手,要哥哥鼓勵妹妹,令她相信自己能玩鞦韆。


晚上,Blake洗澡後拿著衣服走到我的房間,要我幫他穿,我說,我知道你夠聰明,可以自己穿上這衣服,他就自己試穿,雖然衣服過頭時被卡著,但隨後就穿好了,我用我高低仰揚的英文讚他說﹕「你做得很好,能夠自己穿衣服!」

臨睡前, Blake再走來我的房間,說明天爸爸媽媽要工作,你就可以照顧我們了,我說﹕「是,我時常都會照顧你。晚安!」親了他一下,他滿足的笑著走回房間。


Steve跟我說﹕「兩個小朋友很喜歡你!」

我心想﹕「知道呀!因為我也很喜歡他們!」

致那些默默謹守崗位的義補義工們

一團火義工 Amanda Man

前段時間,啊OFACEBOOK上「吹雞」急招義補導師,指港九新界離島各區補習點輪候義工不足,義補開班遙遙無期……一團火義補服務告急,這個考驗該如何跨越?

三年了,一團火的發展從來都不是順利的,從一開始的有義工沒學生,到有義工有學生沒場地,再到有學生有場地沒義工,這個循環,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才能結束,使計劃能夠真正達致「可持續發展」。

然而,看到FACEBOOK上的告急貼文,有時啊O和其他義工凌晨兩點多傳來的信息,不免心疼又佩服。他們何以堅持?何以在重重考驗上一直堅持?

 

在發表第一篇文章的時候,後勤編輯問我的title是什麼,而最後是注了「一團火義工」,確切地說,我極其量只是個0.5義工。時而客串一下,卻無端有了上電視的機會,又出現在了七一街站壯觀的紅衣大合照中。比起那些持之以恆、默默謹守崗位的義補義工們,這個稱號我實在受之有愧。

幫一團火做特刊訪問時,接觸了前線導師。在很多人看來每個休假的週六早上都是個難得可貴的時間,至起碼可以睡個懶覺,或陪家人喝喝早茶等等。若每個週六早上要補習兩個小時,一個月或許可以,半年得遲疑,一年就……更何況兩三年?我們有心,但是可能會無力,沒有信心、勇氣付上能對學生長期承擔的承諾……可是就是有一群義補導師,樂意、無私並享受著這個助人自助的過程。

還有一群後勤義工,他們總在電腦前,進行著各種宣傳、各種文書編排統籌,有時會深夜發帖,並等待其他義工的回覆和參與。即便沒有回覆,他們仍會繼續著同樣的工作,只要能為一團火的信息傳達到更多人的眼裡,甚至心裡……


沒有他們相信就凝結不了一團火,他們都是走在馬路上都平凡不過的香港人,可是卻散發著光芒。

成就自己,成就他人

一團火義工 Alex Yuen


大家好!我是Alex Yuen,為工商管理博士,現於香港科技大學擔任客席講師。

然而,在很多人眼中,我或許只是一名平凡的廿歲年輕人。

對於自己的出身,我並不感到驚奇。但作為90後的我,對於社會,仍然抱有一些莫名看法。

教育一詞,對於香港來說,基層學生是漸漸被剝削的,剝削什麼?

若然經濟許可的兒童,放學鐘聲響起,自然能選擇補習老師為自己裝備最好。

但對於基層兒童,只能接受日校的系統式教學,鐘聲一響,只好下課自習。

這樣有機會決定一生命運的選擇權,竟已推前到小學階段而幾乎斷定所有,試問你會否感到一陣悲涼嗎?

但先不要否定,教育,本是人類基本能掌握自己命運的東西之一,難道要在資本市場面前止步嗎?

一團火,我相信能令基層兒童回復Dream On,夢想本是無價無盡的,能夠成為義補導師的一份子,我雖沒有宗教信仰,仍很想憑藉每人生而平等的信念,守護他們的夢想,免被社會扼殺。更加重要的一點是,我覺得如果可以改變一個時代對於基層兒童的看法,對他們的生活有多點希望,多點了解,多點態度,學會理性去接受和分析身邊所有人與事,已經是我加入的最大原因。

天助自助者,縱使個天只會幫助一些,自己肯幫自己的人,但對於基層兒童,若然我們能夠出一分力,我相信他們那塊命運帆幕會更利風速航行,讓他們在汪洋之中,尋找到屬於自己的目的地。我深信,我一路走來,雖則不易,卻算是屬於幸運的一群,但在我的生命旅途中,倒不是每樣東西也從天上掉下來的,總要有人從路上扶持,然後努力實踐,才能到達今天我理想中的目的地。

先成就自己,再成就他人。透過香港大學第84場義工簡介會,然後接觸"O"梁啟業先生的現身說法,會深深體悟到,當天的選擇,今天的決定,會掌握明天的結果。所以我希望盡以自己這小小星星之火,能燎原到一部份基層兒童的夢想建構,令他們走得更高,更遠。也寄願他們將來能以自己的知識,以生命影響生
命。

我本是平凡,卻又不甘平凡。

一團火,卻能燃起我的非凡。

各位義補導師們,Are you ready?

「自己孩子,自己教」 學校閱讀計劃不會告訴你的五件事

專欄:「自己孩子,自己教」

〔編按︰牛津劍橋英語、唱遊班、鋼琴課……家長望子成龍,往往大灑金錢為子女安排各種課外活動。基層家長負擔不起昂貴的學費,往往令孩子因而卻步。一團火邀請到身為兩女之母的香港教育學院講師趙凱怡 (Ivy),大談湊仔經,為基層家長建議低成本、高質素、世上獨一無二的星級課外活動班。〕

我們渴望孩子從閱讀能夠得到學習的啟發。我們深信閱讀是孩子作為持續學習者的重要輔助。「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 「成功的一半」,很吸引罷!?哪位作者好?哪個出版社的系列最能配合兒童語文發展?還是,直接告訴我哪本書最好吧!答案是:小孩語文能力上可以有很大的差異,實在難以一概而論 。以下是學校閱讀計劃不會告訴你的五件事:
1. 從少字的書開始讀
選一本字數比孩子程度相對為少的,最理想是孩子都認識書中所有的字。舉例說,我不反對,甚至某程度上,我鼓勵小二的同學以小一程度,甚或是幼稚園程度的讀物作開始。當小孩讀的時候,不用大人在旁指指點點,一個字「爽」!那種「我做得到!」的力量為閱讀路奠定良好基礎。
2. 讓孩子重覆閱讀同一故事
學校的閱讀計劃沒有告訴你,一本書要讀多少次。絕大部份的閱讀計劃不會「獎勵」孩子重覆閱讀同一書本。一般情況下,孩子對自己已看過的書還是感興趣的(小時候,我可以重覆看同一套卡通片十次、八次,也不會悶)。那種我已經知道結局的優越感是另一個「爽」字。比「我做得到!」更高層次的是「我做得好好!」。自然地,孩子會向高難度挑戰,這是不用你操心的。如果你喜歡「打機」,應該很明白那種對「升呢」的莫名渴望!
3. 遇到不會的生字時……
「升呢」後,孩子總有機會遇上不會的生字。避免強迫孩子「查字典」,因為這是很不「爽」的。我是一名懶惰媽媽,所以我的孩子習慣靠自己,從插圖估計字義,從前文推測後理(如果選書太深,這是很難做到的)。除非遇到很想了解的字(就是那種一個字不明白,就整個故事不明白的情況),才出手相助。
4. 讓孩子自己選讀物
彭大妹(我的大女兒)是典型的「貪靚妹」。只要是公主故事,她就能完全代入。為了要了解「自己」的身世及如何可以找到王子,那怕是再多字,再多難關,她也能勇往直前。你的孩子是超級英雄?美麗公主?還是,可愛小豬?
5. 從「假民主」到閱讀習慣
「是時候睡覺了,你想先看書,還是現在去睡?」「你想先洗澡,還是先看本書?」我120%肯定彭大妹和彭二妹會選看書。現在,大妹也很會利用這「假民主制度」。放學回家後,她往往會問「做功課前,我可以先看幾本書嗎?」我當然不會反對啊!
趙凱怡
香港教育學院講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