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比起一無所有的人 人們更願意幫助擁有一切的人

一團火義工 Amanda Man


(圖片來源: 短片" Does Appearance Change How People Are Treated?"截圖)


近日看了一個Model Pranksters的video :Does Appearance Change How People Are Treated?(外表會成為你願否幫助別人的理由嗎?),講述兩個演員(文質彬彬的上班族和污穢累贅的流浪漢)架著拐杖在街邊摔倒後的遭遇。


他們在街上實驗了兩個多小時,事實證明:人們更願意幫助一個擁有一切的人,
而不是一個一無所有的人。每當西裝男跌倒,都會有人上前攙扶、慰問,每次幫忙的也不僅一兩個人。而每當流浪漢跌倒,有鄙視的、無視的,卻沒有願意伸出援手的,最後,也僅有一個同病相憐的流浪漢扶起了他。


他們希望透過這個實驗能引起人們反思。事實上,這件在我們眼裡看似平常的事情,平時或許不會去思考或是想象各種可能性,正如我們現在可以問問自己:是否願意扶起一個渾身髒兮兮的乞丐呢?會遲疑嗎?看看身邊有沒有人先扶起他?……所以看完短片不禁讓我的心為之一顫,雖然我們不能以偏概全,但也不能否認在這個社會上,就連幫助他人也變得如此現實,愛心變得如此廉價。幫助別人或許是有所目的,帶著有色眼鏡去看待他人的人還是很多,如果這樣繼續下去,這個現實的社會將會變得更加現實、無情、可憐、可悲。
社會其實不需要教育我們如何成為一個有愛心的人,很老土地說,因為人之初,性本善,同情心、同理心、惻隱之心、正義之心是每個人都與生俱來的。只是,社會把我們異化了,將我們改變成了自己當初所討厭的或是所鄙視的那一個人。正如你有一顆感恩的心,總會有人告訴你,人與人之間只有利益,互相利用。
正如你有一顆樂於助人的心,總會有人跟你說,“有時間何不多賺點錢?”,“放假做義工?愛心有這麼氾濫嗎?”,“愛心天使?觀音菩薩?救苦救難?普度眾生?”這般嘲諷笑話著。

將人的真善美蒙蔽,將扭曲了的價值觀當常態,最後我們的社會,我們的下一代會剩下什麼?

一團火校長室︰基層兒童的同行者

一團火義補導師培訓講者 馮家正校長

(馮校長為資深小學教育工作者,曾擔任小學校長工作二十多年,現任香港浸會大學兼職講師,亦定期於一團火義工月會分享教育心得。)

每一個故事的背後


一團火義補導師 Gretal Lo

在參加每月一次的一團火義工會中,我發現坐在我周圍的有些是熟識的臉孔,而有些則較陌生。然而,領會的啟業常常鼓勵我們認識就在身旁附近的義工們。在短短交談中,雖未必記得他們的名字,但一個一個的生命故事卻令我感動。每一位義工有堅持的心,確實是不容易,而他們背後的故事也許已解釋得到為何他們會到來義工會,為何要當上義補的義工們。記得一位年青的男生,他分享來當義工的原因是受到自己母親的薰陶。原來他的媽媽熱心地做義工是要回饋社會,她感到自己曾受幫助,所以願意去關顧別人。而她的兒子以她為榜樣,不單只在欣賞,還要實實在在地行出來出一分力啊!

另外,認識了一位中產人士,他在公司的職位不低,又建立了一個美滿的家庭,然而他不忘處於基層的孩子們。就他所經歷的,他也曾處於基層,在處於低沉的時候,偶然發覺閱讀成為了他的一條出路。於是他愛上了閱讀,而閱讀帶給他的是在學業上得到成果,這也帶給他在事業的路上平步青雲,生活富裕。可敬的是他沒有只顧自己的事,憑著自己的經歷更深信他的使命,要陪孩子走過他們的成長路,希望可以陪養他們閱讀的習慣和好品行!

還有,還有很多很多的故事... ... 希望在下一回可以繼續筆錄下來與大家分享!參加每月義工會就像去了一個神秘旅程,你未必知道自己將會與哪人的故事遇上,但每次都會被不同的故事所感動,成為堅定向前的動力!






火熱納誌︰從接觸想起

傳道人 樊偉納

一團火義補計劃,讓我想起很多的第一次接觸⋯⋯

接觸基層兒童:幾乎記不起,或許是十年前在教會幫助過基層兒童和家庭,那時還收取一點薪水;又或者是小時候的鄰居,想起來,那年代在公屋長大,我也略帶一點基層成長記憶,那時候,補習都沒有我們的份兒。

接觸貧窮故事:我是從新聞聽來的吧,他們的住屋、他們的日常飲食、他們的眼淚,不過總有時候別人說:香港並沒有窮人!都只聽聽說說;三年前在教會實習,真正接觸到基層婦女,她們的劏房、牆上塗鴉的兒童娛樂、牆身剥落⋯⋯不過知道有人來訪,還是精挑細選了一件光鮮的T恤見人,保存一點點窮人的尊嚴。

接觸一團火:起初像是一班人定期聚會,說說自己的理想,一同講下怎樣實踐的;這個阿O,也就是發起人,自己也實踐起理想來,希望這個扶貧理想,也是大眾的理想,當大家都參與其中,就是一班人為理想奮鬥吧。

接觸心靈:作為一位心靈工作者(傳道人),能接觸到不同人的心靈,是最寶貴的時刻,因為人最寶貴的,是擁有心靈,所以會因別人的傷痛流淚、會因別人的鼓勵起舞、會因世界的不義奮鬥;不其然,心靈引領不同的人凝聚在一團火,也不單單只有一團火做扶貧,不過就是選擇了一團火,到底我被別人選上了,還是我選上了別人,漸漸已分不清,只知道各自都做出自己的選擇。

一團火,就是我們的選擇;所以在一團火,我們才能各自有第一次接觸。

我相信,我們最終想接觸到基層家庭和兒童,就算不是親身接觸,或用活動、或用背後支援、或用宣傳品、或用電話,當然也用文字,最少讓他們知道,他們並不孤單。雖然香港被認為是個金權城市,人喜歡談論大型基建、旅遊業發展、股市行情和幣值升跌,貧窮人好像佔不到話題。但他們的生命仍值得別人付出和分享,因我們或多或少,也經歷過聆聽過他們的故事,讓我們一同努力吧。


為打破貧窮出一分力

一團火暑期實習生 Hei Tung Kong

能夠成為一團火實習義工,真是十分高興,亦我這個等待放榜的悠長假期過得極具意義!

一開始為何我會加入一團火義工?是因為我校的老師在WhatsApp 班group傳給我們「一團火義工報名表格」的link,當時我為了假期可以有點東西做來消磨時間,所以便報了名。

在第一次聚會中,阿O為我們介紹一團火的收生標準,當中「學生要有心讀書」的準則令我猶豫起來。我認為應該讓無心向學的學生接受我們的免費補習,讓他們慢慢感受到學習的樂趣。不過思考過後,卻認同一團火的理念。因為無心學習的學生可能在另一方面有興趣,我們應該讓學生向著自己喜歡的範疇發展,而非強迫他們讀書。再者,一團火人手不足,我們應把資源留給真正喜歡讀書的基層學生,助他們成為社會未來的棟樑。

另外,這計劃令我明白溝通的重要性。在義補計劃結業禮中,我們兩組負責籌備攤位遊戲。結業禮當天,不知是否溝通上出了什麼問題,兩組組員都以為物資會由對方準備,結果大家只是帶了少量物資,而且攤位遊戲由始至終都未實質進行過,場面變得十分混亂!大家趕急到商場購買物資,加上天氣欠佳,橫風橫雨,令事情弄得更糟糕!幸好最後大家能順利帶領遊戲,結業禮完滿結束。

另一項活動是貼海報,我們發現這工作沒有想像中容易。這是因為很多街市、商場都被領匯管理,導致不少地方都未能張貼海報。還有,很多商舖對「一團火」認識不足,因此不太願意讓我們貼海報。

七一街站是最深刻的活動。我們在烈日當空下向遊行人士宣傳「一團火」,真是「大汗踏細汗」!起初行人不太留意我們的街站,我還以為跟著的人都是這樣的反應。到了後來,愈來愈多市民願意拿出手機為我們拍照宣傳,我才發現當天的努力沒有白費,反而十分有意義!

最後,雖然這計劃的過程很辛苦,所需時間亦很長,但能夠幫助基層兒童打破跨代貧窮,再多的辛酸都是值得的!


因為一團火

一團火義工 Amanda Man


第一次接觸「一團火義補計劃」是2012年的7月1日,在遊行中看到了「一團火」的街站,拿著「打破跨代貧窮」的紙板,拍了照片,在Facebook分享了出來。我不知道有多少朋友會通過這個分享而認識了「一團火」,至起碼我自己算一個……

(2012年7月1日街站)

2013年的暑假,我受到中學老師的號召,加入了「一團火義補計劃」宣傳義工的行列。第一次隨隊到街市貼海報,讓更多人認識了「一團火」,我結識了新朋友,鍛煉了膽量,體會到了香港人的人情味……

之後,我成為了港島東區海報宣傳的小隊長,每星期帶隊一天到不同的街市去貼海報作宣傳;2014年的7月1日,我也成為了街站義工,向更多人介紹「一團火義補計劃」;亦成為「一團火」週年特刊的小編輯,為新一特刊進行訪問寫作……

創辦人梁啟業(阿O)在一些訪問中會提到推動「一團火」精神,就是要結聚各人一點一滴微小的愛心和力量,成為強而有力的火球,越燒越旺,以生命去影響生命。我不知道阿O的善舉影響了多少人,至起碼我自己算一個……


(2014年7月1日街站)

因為一團火,我感受到了義務活動的真諦:「真情流露,助人自助」,正如以上所言,作為「一團火」的義工,我獲益良多,結識了新朋友,鍛煉了膽量,體會到了香港人的人情味,更重要的是,大家團結去做好一件事情,心裡感受到的正能量,那樣的一團火不言而喻……然而,這驅使了我更樂於去嘗試不同的義務活動,想用自己一點微小的力量去幫助更多的人,有時候在不同的活動中,會有人告訴我,他也認識阿O。是的,地球是圓的,有心人總會有交集,結聚在一起。

因為一團火,我知道力量微小,但也可以集聚更多的小火種凝結成一團火,正如阿O當初突然間的敢想敢做敢承擔成就了今天的「一團火義補計劃」,受此影響,渾身是勁,我也在「心動立即行動」的衝動下自發舉辦了數次「鞋盒禮物行動」,與不同的組織合作,結聚志同道合的有心人,力所能及地幫助有需要的人。

因為一團火,我享受參與義務活動,我投入到不同的活動當中,更明確了自己的人生方向,望能投身到社會服務的工作,用真心長期關懷弱勢群體……

因為一團火,我有所感悟:無論何時何事,心中都應有一團火,敢想也要敢做,萬一實現了呢?

自己孩子.自己教

〔編按︰牛津劍橋英語、唱遊班、鋼琴課……家長望子成龍,往往大灑金錢為子女安排各種課外活動。基層家長負擔不起昂貴的學費,往往令孩子因而卻步。一團火邀請到身為兩女之母的香港教育學院講師趙凱怡 (Ivy),大談湊仔經,為基層家長建議低成本、高質素、世上獨一無二的星級課外活動班。〕


開學之初,各類校隊和活動隊伍紛紛召收隊員, 彭大妹(我的大女兒,今年二年級),想參加合唱團,又想加入學校跳舞隊,怎料兩項活動挑選隊員的日子和時間都撞上了。

選擇一:家長聯絡相關老師,請各老師為小孩協調一下面見的時間。
(即時跳到最後,事情已解決 ~完~)
選擇二:請小孩自行「拆掂佢」。
(繼續看下去)

我建議大妹寫個紙條,我可代為電郵給老師。我幾番叮囑她「你現在是有求於人啊」。最後,我為她寄出以下紙條。

紙條上的字體是出乎意料的端正,而用字亦洽當。對於這份額外的「寫作功課」,大妹表現得異常積極。誰說小孩不喜歡「作文」!?「生死關頭」,當然要立刻寫啊!老師的正面回應給彭大妹的「寫作功課」予以肯定。

日常生活中充滿了學習的機會,由家長親自充當課外活動策劃者,甚至是老師,你認為如何?我是媽媽,也是大專講師,透過一團火的邀請,在這裡跟大家分享一系列「自己孩子,自己教」的「課外活動課」。坊間的課外活動班一般收費不便宜,而且跟老師交流的時間往往有限,何不自己為孩子安排?效果往往是出乎意料之外的。


香港教育學院講師   趙凱怡

走在一團火的路上

一團火後勤義工  Alice Ng

大概讀大學的那些年,我們都會不停問自己一個問題:我想我的人生怎樣過?
那些年,我有幸到過國內偏遠山區的希望小學探訪,與他們的小朋友相處幾天,有上課的時候,也有玩耍的時間。面對著山區與城市截然不同的環境,自然而然的,心裏會反思;就那幾天,我們究竟可以幫上什麼忙?他們需要一個來探訪他們的人,還是一個陪伴他們成長的人?我能成為一個山區義教老師嗎?我又能放下香港的大大小小的事嗎?這可是我成長的地方。夢想跟家庭,我的位置在哪裏呢?


其實,眼睛看近一點,就在香港,晚上燈火通明的屋苑裏,大廈𥚃,讓我們從大廈窗戶細看每個家庭,有多少基層的家庭,給這香港的繁華蓋住了,給忽略了,給遺忘了。爸爸媽媽工時較長,都為了家裏䁠多一分錢,孩子讀書遇上英文這個外星怪物,他們不知道應該如何是好。不懂的越來越多,慢慢的,他們認為讀書並不屬於他們。


眼睛看近一點,原來,我們無需在夢想及家庭作取捨,我們捨的,只是每星期的一個晚上,原來,香港已有我們義教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