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當義工偉大嗎?

一團火暑期實習生 Ivy Fung

你為什麼會參加一團火?

自參加計劃以來,身邊人總喜歡這樣問我,每次我都如此反問自己──

為什麼我會參加一團火?

老實說,初衷並不偉大。非因抱着打破跨代貧窮的大志,亦非有意服務基層,我只是希望擅用時間做些有意義的事,然後碰巧在這個時間點遇上一團火。僅此而已。

並不怎麼偉大,或是值得表揚的動機,我想。

參與一團火時,我也沒料到責任如此大。起初我以為自己是義補導師一員,後來卻發現自己,和所有實習生一樣,都必須學習有關後勤工作的種種。如此一來意味着,從聯絡學生到籌備活動,都需由我們負責。更糟的是,分組時我近乎糊里糊塗的當了副組長。

像我這麼沒責任感的人,可以一一兼顧這些重任麼? 我擔心得要命。

幸虧的是組長、組員、以至組內義工都熱心提供幫助,使我不致過於迷茫。我們的第一個「任務」是要搜集自己區內補習點的資料並於一次聚會中匯報。匯報那天我因事遲到,剛趕到會場時就到我們組報告。然而事前我只看過講稿一篇,而且,重點是,我很討厭在大眾面前演講。只是,在那個當下,我連反抗的時間也沒有,就被組員推着走到台前。我看着組長流暢地作介紹,心裡只能安慰自己這是作為副組長的責任。結果十分鐘的報告眨眼就過,我走回座位,心想,還不差嘛。

雖然各委員的初衷應該並非如此,但我想一團火從某種意義上使我進步了不少。

在芸芸各種活動中,最教我印象深刻的是港島區宣傳同樂日,我和一群義補計劃的小朋友在北角街頭逐家逐家店舖去問,希望他們可讓出店舖的一個角落貼出一團火的海報。記得那天是個炎熱的星期天,我流著大汗,心裡只想著什麼時候完結。但那群小朋友卻恰恰和我相反,充滿精力,即使偶爾遭到拒絕也毫不在意,還帶著燦爛笑容道謝然後再找下一家商店詢問。

作為義工,我們總是很容易陷入自大的滿足感中,認為自己很幸福,認為當義工很偉大。可直到真正相處下來,才發現從那些被標籤為「不幸」的弱勢社群身上,可以看到自己的不足。這番說話我從前總是在大大小小的分享會中聽過,可是唯有親身經歷後,才能得出另一番體會。



為孩子的未來深耕細作

一團火暑期實習生 Wing Wu Vincy

從六月開始當上一團火的實習生,現在重新梳理過去一月發生的種種,發現這經歷著實為我帶來一場洗禮。

蘇格拉底曾說過:「人生最幸福的事,莫過於為理想奮鬥。」尤記得義工月會,初嚐訪問義補導師與場主,由參加的因由談到最近學生的進步,看著導師場主們的熱情,還有眼中的閃爍,我能知道他們的初心從來未變。

雖然如此,導師們縱然目標一致,可是教學方法也有很大差別。

有理想主義的導師認為全人發展最為重要,除了教授知識,他還會帶學生到不同地方參觀,擴闊眼界。這位導師反對導師與學生一對一的教學模式,因為他認為這會令學生過於緊張,反而會事倍功半,得不償失,因為堅持理念,他已經拒絕過許多提出一對一要求的家長。

相反,比較現實的導師,他們的焦點就落於學生的成績上,也很樂意提供一對一的教學,自然與望子成龍的家長們一拍即合了。在月會的時候,一位導師透露自己對聚會的分享並沒有興趣,自己只是想幫助基層學生,出席活動也只為了達到最低的時數要求……

-----------------------

要從根本改善基層學生的生活絕不容易,尤其於香港——義補機構太少,標準不一,質素參差;有心人多,但能夠堅持到最後的人少的地方——要搞一個有規模的義補計劃必然是舉步維艱。

一團火為這艱難的地方提供了個難得的平台去凝聚各方力量,為孩子的未來深耕細作。在後勤體驗嘗試聯絡成功配對補習點的家庭,家長得悉後略帶震顫的連聲感激,難掩不住內心的激動,令我感到為了讓基層孩子能夠在社會向上流動,從教育制度的種種不公裡開闢一條較平坦的道路,我們責無旁貸。

打破過往刻板的認知,對義工服務有了更深層的了解,而自己亦從中成長了不少。希望更多人能夠發起類似的計劃,持續的幫助有需要的人。

其實,我們都在走前人鋪下的路

一團火暑期實習生 Kevin Lai

參加一團火,不能說是突然衝動,畢竟要奉獻整個暑假工作,亦不是單純的暑期camp,只為玩樂。參加一團火,是因為一個理念。我認同香港這個社會需要改變,而改變不能單單依賴政府,民間自發的效果可能更顯著。一直覺得自己是幸福的一群,有良好的家庭教育,父母又給予我良好的基礎,從小培育成才,學校亦是資源豐富,讓我能夠發展所長,在學習路途平平坦坦,在考試主導的教育及制度下可以如魚得水。可是,我希望每個小孩,不論他們家庭狀況如何,都可以得到跟我一樣的機會。話是這樣說,但實際該如何做出改變我是一籌莫展。也許是沒有信心或勇氣,我不敢花全部精力去成立一個義工團體,為基層小朋友效力。於是,看到一團火的介紹,看到前人為我們鋪好的一條路。我知道這是一個正確方向,所以我決定參加。既然有人已經踏出第一步,我再接棒走下去也不是難事吧。就這樣,我開始在一團火的實習生涯。

 一團火的工作非常繁多,並不只是表面上至有義補導師為小孩子補習,背後的準備亦是不容忽視。我們實習生首個任務就是到各區貼海報,宣傳一團火理念,希望有心人會看見。一群中學生抱著海報,在各大小屋村、街市貼海報,只是有一股熱誠把海報貼得愈多愈好。我們吃了很多閉門羹,但感覺是順利的。我第一身感受到支撐整個一團火的力量是如此巨大,因為縱然是貼海報這種小事都有困難,何況是整個運作呢? 果然,當後來一群後勤義工聚會時,他們分享自己負責的項目時還語帶輕鬆,但我們嘗試撥電話給家長連絡的時候,就明瞭那輕鬆語調的背後是背負著海量的工作。我很敬佩所有義工。一團火沒有一個受薪員工,全部都是自願付出。當我跟身邊人提起這個奇妙的義工活動時,我是沒法完全為他們解釋,因為這並不常見,卻很是美麗。

記得阿O在義工介紹會說過一個概念,就是我們每個人都是不斷地接受。我們得到的都不是自己爭取的,全都是別人給予我們的。我的解讀是: 如果世界上的人不再懂得施予,每個人都不能活。其實,一團火正正是一個只講給予、施予的平台。在六月的義工分享會上,我聽到很多不同的經歷。他們付出的是時間,也是關心。當整個團隊都只講付出多少的時候,可能我們得到的還多。有時候,會累得喪失當初的熱誠,但出席義工聚會後,看到每個人不懈努力的時候,就覺得有一個繼續的理由。

中學生可以付出的其實沒有想像中少。我們有的是時間和耐力,還有很多犯錯後得到原諒的機會。希望一團火不用燒得猛,只要繼續燃燒,慢慢地,整個香港都會發亮了。


火苗

一團火暑期實習生 Sammi Lau

    由最初的三月文憑試在即,在自修室正埋頭苦幹時,友人壓低聲量地問暑假有空做義工嗎,然後我雄心壯志地開展了我在一團火的後勤義工服務。圈起義工聚會的日子,剩下的時間已是無法承擔正常暑期工的更表。身邊認識的同學一個一個退縮,我不斷反問自己,一團火值得嗎,事實上是懷著忐忑的心報名。前陣子,朋友都笑說,怎麼那麼傻,補習當然是要做收錢的。我心裡一揪,解釋說實習生留在後勤幫忙,前線有其他導師。「那你做了甚麼?」我頓時一呆,對,我做了甚麼。好像付出了,卻又數不出。好像知道自己當義工的目的都是為了讓更多的基層小朋友得到平等的教育機會,走著走著,卻迷失了,回頭看看不見自己的腳步。這大概是後勤工作的苦,也是缺乏人手的原因。

     但是,偶爾的瞬間,我看到發亮的火苗。在義補結業禮上,我聽到的不是同學們抱怨失落第一名的聲音,而是互相恭賀普天同慶的笑語。忙於幕後的工作,即使只有偶然的、奢侈的一瞥,都是幸福的氛圍。在新界西BBQ同樂日上,隨意的與小朋友聊聊天,他們口中不經意的說:一團火補習很有用很快樂,我牢牢地記住了,我們工作的意義。小朋友的眼睛會發亮,會讓你覺得有種潛在的力量,安靜的躺在眼眸的深處,等待某啟發人生的老師把他揪出來,好好發揮。她說,我要當醫生;她妹妹搶著說,我要當老師。我說好好好,全部都好,只要你們燃起了心裡的火苗。

     更多的瞬間,我看到了傳遞火苗的使者。無論是前線的補習導師,或是後勤默默耕耘的義工守門人,都付出了數不盡的時間和心血。放了工還急急的趕來開會;犧牲安逸的坐在家中的晚上,在一團火堅定不移的開著義工的"OT";facebook不辭勞苦的update著最新資料,又不厭其煩的向我們實習生講述工作細節.......他們就是傳遞火苗的使者,即便在幕後,少人費神來稱謝的崗位。不為甚麼,只單單的為了同一樣目標,就是為了保護火苗,讓它們千萬不要熄滅;還有不斷的傳下去,讓更多的火苗得以亮起。

     如果你看到這裡,那容我邀請你加入長期義工的行列。我堅信倘若每個人都盡自己的能力,為社會出一分力,集眾人之力,世上沒有難成的事,如果,如果,如果我們可以攜手打破跨代貧窮。所有歷代的革命都是困難的,關鍵在於你願不願意付出。


If not now,when?
If not me, who?
                                                                                                                                           

分享。平等。愛。

一團火暑期實習生 Kinson Choi

看過一齣舞台劇,當中角色說過:
“你點樣睇80後?”
……
“其實我又唔覺有咩問題喎,咁人地label 你,你拎走張label,咁咪得囉!”
當時觀眾在笑,我沉默。因為,我這位90後也是被label 的一群。

廢青。搞屎棍。港孩。

不然。

我不像其他義工那樣高瞻遠矚,我不敢為未知的將來作出承諾,我不是神。我不知道自己的能力,也不知道一團火的熱誠從何來,也不知道義補對未來的棟樑有何莫大的改變。朋友介紹我來,我就來了,帶著懷疑和自私的心。

第一次的見面,前半部份也許留下了一個壞印象。說實話,第一次,應該是帶點樂趣和瘋狂。但這個簡介會確實有點悶。逾半百位來至十八區的中六實習生輪流說說香港的問題,不外乎689、貧富差距……一大堆早知而遲遲未解決的問題,使人不得不懷疑自己的幸福。而阿O 一番的演說,卻令人不禁反思,至少令我和我的朋友也不由讚歎和討論。

“呢一代嘅人點解好,咪因為上一代對我地好;點解下一代唔好,咪因為我地對佢地唔好。”
“你有咩係努力得翻嚟架?所有野都係人地俾你,而你去接受吖嘛。”

付出。接受。信。

形容一團火,用“未知”兩個字適合不可。為了著“未知”的未來,幫助一些“未知”的草根階層,發掘他們“未知”的能力,成效、廣泛性、人力、物力……一切都是“未知”。當一個人知道書中自有黃金屋,人就會讀書。故此可這樣云:“人會讀書的原因,是因為知道讀書的正面結果。”只有“知道”結果,人才能安心地下一個決定:To be or not to be. 然而,一團火違反了這邏輯關係,在“未知”的情況下,仍然付出自己的時間和精力,放棄了娛樂。1930,聚了,在香港的中心,各區義工開會討論。2300,散了,在香港的中心,各區義工回家休息。大家抱著一團火,做好同一件事,縱使大家目標未必一致。

我們當實習的、後勤的、把關的,未曾見過我們的服務對象。我有時認為前線的義工的工作較為實在,繼而感覺自己卑微。曾幾何時,我認為自己有心無力,可能是與我自己的經歷有關吧。但是,一團火就是這麼信任彼此。在一團火開班的程序中,對場主、義補導師有很多的限制,卻多數難以監察、確定,我也曾為此問了許多問題,阿O 回答:“信囉!我唔覺佢地有必要呃我囉!”要做到用人勿疑在這世代很困難,可能是因為一團火是非牟利,亦懶理團體的知名度,我們互相也不用猜忌。黑暗,在一團火的面前是不允許。

雖然一團火的文件經常有錯漏,阿O 也嘮嘮叨叨的催促各義工完成任務;那虛假的“大件事”,那煩人的圓形Facebook chat heads,彷彿成為我生活中的一部分,漸漸地,我習慣了----習慣了每天記著:
分享。平等。愛。

幸福的定義

一團火暑期實習生 Hokyin Wong 

對我們而言,究竟甚麼是幸福?
  
身處這個世代的我們,也許真的是太容易能擁有一切,對幸福這詞的定義亦趨模糊,看似獲得一切,內心卻是有一個無形的空洞,纏繞着每人的思緒。

參加「一團火」的動機非常普通,只是希望能在暑假做義工,打發時間,亦沒有一種非要解決“跨代貧窮“的決心,然而,藉着每一次的參予,令我對社會,對自身產生一種疑問, 反思:富裕,國際都市香港,其實卻隱藏了種種的問題,正當我想參加補習班時,家人義無反顧地為我繳交金錢,誰料對貧窮家庭而言,卻是一筆不能負擔的費用?問題數量之繁多,非三言兩語能陳述清楚,然而,知悉這事的我,參加「一團火」的義工們,究竟能幫上多少忙呢?

曾幾何時,我認為自己所做的,只是徒勞無功,區區張貼兩,三幅海報,會帶來多少的改變?會因此有人願意成為義工?別惹我發笑,對於街上的海報,我亦是抱着置若罔聞的態度,但正正是這種目空一切的態度,令我蒙蔽了自己的眼睛,心靈,令我忘卻了香港人所持有最強大的武器,愛。就在當天,每位香港人懷着不同想法,浩浩蕩蕩地在街上遊行,我們作出了呼籲,盼望能招募多一些的義工,多一些的關注,結果當然是未如理想,他們的反應只是微笑,點頭,然後拂袖而去,我沒有權力表示不滿,但身在當地的我,確會感到一絲絲的失落,只不過,最為令我心刻的是,竟然有人願意成為義工,亦有其他團體願意聲援我們,也許我一個人,確是不能成全甚麼,然而不願意踏出第一步,事情永遠不能發生,正正是「一團火」的元老們的付出,才能幫助了社會一群有需要的學生。

我不是每次聚會都有出席,但阿o的一席話,震撼我心—

「我們能那麼幸福,是因為上一代待我們好;下一代那麼悲慘,是因為我們的涼薄。」

我們活在一個幸福世代,是不是應該有責任對下一代好好付出?問題沒有清晰的答案,「一團火」的宗旨是分享和付出, 也許為大眾所欣賞,但並不是大眾所付諸實行,不管如何,參加「一團火」的各位並不是認同此理念而繼續踏着荊棘往前進發?

已故民主領袖 司徒華先生曾說過:
「 一個人活著的目的,是讓你的活著,使別人得到幸福和快樂,自己也因而感到幸福和快樂。」

共勉之。

為何要堅持下去?

一團火義補導師 Gretal Lo

「服侍基層兒童,要陪他們走過成長的路」,相信每一位義補的老師都有這樣的心願。

在週五的黃昏時段,下班一族都趕著去會朋友,吃飯飲酒來輕鬆一番之際,我卻揹著教具習作趕往義補的補習點,預備與同學們上課。同事們都不太明白,為何會有這一份持續的堅持呢?怎樣做得到呢?動力來自哪裏呢?

其實理由是很簡單,因為我也曾處於這群基層孩子的處境,曾經有些哥哥姐姐幫助過我 (當時主要是來自教會的支援);現在我雖然生活安穩了,但絕不能忘記這群需要同行者的孩子們。而事實上,接受更高的教育,在工作上有所選擇,確實可以達至脫貧的目的。如此,使命感催促我必須支持「一團火義補」的活動,為打破跨代貧窮而出力!



他們的成長路上,並不孤單

一團火暑期實習生 Dennis Chu

感激香港有這樣的一個機構 一切由零做起,決心盼望打破跨代貧窮,更重要的是提供長期關心,助小童成長。雖然力量不大,沒有龐大的資源作後盾,但我們都希望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嘗試改善社會現況。

當實習生的路上,常感到自己力量小,貢獻微不足道;但細想起來,後勤的工作可是整個義補計劃的根基。我們不像前線導師般親身教導學生,但我們不斷招攬義補導師、學生、場地,並積極進行宣傳工作,感染更多有心人。沒有前線導師,固然學生沒有機會補習;但沒有後勤團隊,也不會有足夠人手及場地資源,部分學生亦不能得悉這個計劃。可以說,團隊中每一個人都同樣重要。

而過去一個月的實習生計劃呢?好讓我體驗後勤的工作,並給我機會了解學生與導師所想。

結業禮場面壯觀,規模盛大,作為統籌的組別之一,眼見典禮圓滿結束,實在倍感欣慰。感謝眾多義工安份守己,各司其職,分工把旅遊車、食物、證書、遊戲攤位等安排妥當。除典禮的操作外,另一個別具意義的地方就是,親眼看著學生滿載樂天的笑容,享受當天的活動;前線導師也為學生的付出感到安心。這個融洽、溫馨的景象,深深烙印在我的腦海中,使我為學生和義工的得著感到高興。

燒烤與宣傳日也正如火如荼地進行中,剛過去的港島區同樂日,我也有參與。看著義工、家長、學生有講有笑,場面實屬溫馨。傾談過程中,我也從導師口中得知學生的情況,他們多麼用功溫習,他們的學業成績如何進步;我更了解到導師參與的原因、得著,這都給我最大的鼓舞。

剛過去的七一街站,雖然我們都喊得聲嘶力竭、汗流浹背,但看到遊行中有不少人拿出手機,拍下我們的海報、直幡,並願意放上Facebook,讓身邊更多人知道一團火的工作,此刻確令我感覺到,我們的努力都沒白費。沿途有不少名人、議員為我們打氣,也證明我們的去向正確。

實習生計劃的挑戰還多,而整個義補計劃更加多。讓我們每一位繼續奮鬥,為下一代改變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