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分享。平等。愛。

一團火暑期實習生 Kinson Choi

看過一齣舞台劇,當中角色說過:
“你點樣睇80後?”
……
“其實我又唔覺有咩問題喎,咁人地label 你,你拎走張label,咁咪得囉!”
當時觀眾在笑,我沉默。因為,我這位90後也是被label 的一群。

廢青。搞屎棍。港孩。

不然。

我不像其他義工那樣高瞻遠矚,我不敢為未知的將來作出承諾,我不是神。我不知道自己的能力,也不知道一團火的熱誠從何來,也不知道義補對未來的棟樑有何莫大的改變。朋友介紹我來,我就來了,帶著懷疑和自私的心。

第一次的見面,前半部份也許留下了一個壞印象。說實話,第一次,應該是帶點樂趣和瘋狂。但這個簡介會確實有點悶。逾半百位來至十八區的中六實習生輪流說說香港的問題,不外乎689、貧富差距……一大堆早知而遲遲未解決的問題,使人不得不懷疑自己的幸福。而阿O 一番的演說,卻令人不禁反思,至少令我和我的朋友也不由讚歎和討論。

“呢一代嘅人點解好,咪因為上一代對我地好;點解下一代唔好,咪因為我地對佢地唔好。”
“你有咩係努力得翻嚟架?所有野都係人地俾你,而你去接受吖嘛。”

付出。接受。信。

形容一團火,用“未知”兩個字適合不可。為了著“未知”的未來,幫助一些“未知”的草根階層,發掘他們“未知”的能力,成效、廣泛性、人力、物力……一切都是“未知”。當一個人知道書中自有黃金屋,人就會讀書。故此可這樣云:“人會讀書的原因,是因為知道讀書的正面結果。”只有“知道”結果,人才能安心地下一個決定:To be or not to be. 然而,一團火違反了這邏輯關係,在“未知”的情況下,仍然付出自己的時間和精力,放棄了娛樂。1930,聚了,在香港的中心,各區義工開會討論。2300,散了,在香港的中心,各區義工回家休息。大家抱著一團火,做好同一件事,縱使大家目標未必一致。

我們當實習的、後勤的、把關的,未曾見過我們的服務對象。我有時認為前線的義工的工作較為實在,繼而感覺自己卑微。曾幾何時,我認為自己有心無力,可能是與我自己的經歷有關吧。但是,一團火就是這麼信任彼此。在一團火開班的程序中,對場主、義補導師有很多的限制,卻多數難以監察、確定,我也曾為此問了許多問題,阿O 回答:“信囉!我唔覺佢地有必要呃我囉!”要做到用人勿疑在這世代很困難,可能是因為一團火是非牟利,亦懶理團體的知名度,我們互相也不用猜忌。黑暗,在一團火的面前是不允許。

雖然一團火的文件經常有錯漏,阿O 也嘮嘮叨叨的催促各義工完成任務;那虛假的“大件事”,那煩人的圓形Facebook chat heads,彷彿成為我生活中的一部分,漸漸地,我習慣了----習慣了每天記著:
分享。平等。愛。

0 意見:

張貼留言